北京爷们

2010年12月29日星期三|by:kamui520

想扯这么一篇淡,是因为昨天遇到的两个北京爷们r,本来想在围脖上发发感想,但觉得会太零散无成体统,还是整理成文吧。

 

一下子不记得是冰块还是哪个北京人,跟我说起过小学同学的事。说,那位同学祖上似乎是清朝朝廷的人,即使经过了那些年各种折腾,但骨子里就是纯纯正正的北京人。然后举例,说,虽然还是个小学生,那会儿就会大清早起床,提着鸟笼,揣着蛐蛐儿,穿着马褂,跟爷爷一起去公园踱着方步遛鸟。

我当时只是那么一听,觉着的确是特有北京人的范儿,但心下未免没吐槽一句:都这年头了谁还搞这么一套啊。

结果昨儿真个被我给碰着了。

 

说来好笑,我碰见的这位北京爷们r的身份,是美容美甲店的老板。我就是团了个美甲的券,跑了大老远到麦子店西街做光疗美甲的。

我一开始真没注意一直在柜台后面折腾这折腾那的老板。负责美甲的姑娘照料着我的手,有个负责理发的小师傅见我无聊(手不能动嘛)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聊了会天南海北,不过我实在没什么跟小师傅聊天的兴趣,他也就把注意力转移到杂志上了,凑到老板的桌子旁边问赛车里的SCC是什么的缩写。

老板京腔很重,不过也没什么特别感觉,毕竟在北京也习惯了。倒还真上网百度,给小师傅解释了那是哪几个单词。

嗯,听着京腔英文的时候我差点没憋住笑……

后来又来了两位客人,都是在等这个美甲姑娘的。店里其他人下班的下班休假的休假,倒也够她忙的。

然后我留意到小师傅拿着杂志在跟老板讲什么,好像有几句争辩与反驳。小师傅特别随性地说了句:“你这不废话吗,当然是XXXXX……”(唔,具体内容记不清了),老板语气特平淡地说了句:“要不是有客人在,你再敢这样跟我说话我一掌扇你到地上去。”(个别字似乎有出入,记不清……)那语气真跟说“我刚刚吃了碗牛肉面。”一般的淡定,也没见他表情变色什么的,但是那种威压感,呜哇,小师傅立刻噤声了不说话。

也是因为无聊,我那时候开始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老板。

寸头,稍微长一点,感觉长的挺粗壮,脸上肉多,眼睛不大,也没怎么有神,百无聊赖一般。不知道在倒腾什么,被柜台挡住视线我也就只能看个脑袋。估摸着也就3、40岁的样子,不算老。

然后后来的一个女客应该是店里的熟客,跟老板聊天聊天聊到了对面有家美发的,她们这些住得近的趁搞活动办了卡,存了钱,结果上礼拜一去发现那老板撤店,卷款逃跑了!

女客损失算少的,所以此时谈及倒也很淡定,扯到差不多总结时候,她说:“哎你说这以后卡还真不敢办了,万一跑了怎么办啊?你们不会跑了吧?”

老板这时候好像东西也捯饬的差不多了,站了起来走出柜台聊天:“嘿!我就在这!”

女客说:“哦您是北京人吧?”

老板:“是啊!”

女客:“那我可放心了。北京人不是做生意的,是玩r生意。”

我听着他们聊天的时候打量老板,心中倒也“嘿!”了一声。这老板的确挺五大三粗,上身罩着件浅黄绿色的中式大褂,还是全盘扣结扣的,敞着,里面是件纯白的夹袄(还是褂子?),依旧中式,盘扣,系紧了。裤子黑色,宽松,应该也是中式的,有个电暖炉挡着我没瞧见鞋……

到这里为止,我都还能说服自己接受“其实平时穿这样也没什么问题吧,就跟我喜欢穿洋装一样啊。”但突然我又听到了一阵一阵的,好像手机的震动铃声一般的声音。这声音之前也出现过一两次,我都当手机铃了,可这次,突然见老板手一拍腰间隆起了一点点的一个地方,低头冲那说了句:“嘘,别叫唤!”,我才反应过来……难不成……那是蛐蛐儿?

 

瞬间在心里斯巴达了一下。

 

原来还真有老北京人,到现在还穿着褂衫系着盘扣养着蛐蛐儿!

我承认这范儿,哪的谁都学不来,就只有道地的老北京爷们r,才有这样的风骨。

就像那位女客说的,北京人不是做生意的,只是玩生意。他们有满足的生活,有这地头的优势,做不做生意,全凭心情!不会跟你斤斤计较钱财的事,大不了不做生意了呗,北京人一样能在这个北京活得滋润。

他们有这样的自信。

所以之前一些地域贴操翻了魔都人的时候,也有人会跳出来说,其实帝都人才最看不起外地人,因为他们心里的优越感是跟随着北京城一起根深蒂固的,在这里,他们就是爷。

我未必认同其他观点,但我觉得,的确北京爷们r,都有这样一种有那么点托大,却显得十分可爱的态度。

 

 

好,接下来说另一位北京爷们r,扯了一句地域贴和排外,也是为了这第二位。

做完指甲回家,寒风中上了322的起点站。因为是起点站,大家的起跑线都一样,冬夜,风寒,抢不抢得到座位,成败就在开门的一刹那。

我是在已经安坐好之后,听见前面嚷起来的。

好像是最前面竖着的一排三个的座,有个小姑娘较先上来,用书包把旁边的座位给占了等同伴。

占座这事真挺正常的,尤其这起点站,空也不会空多久,人马上就能填上。所以一般情况下看到有人占座的,大家也都会让开。将心比心嘛,谁没有个挤不上座位期待同伴的时候啊?

结果一北京爷们非要让小姑娘把书包拿开:“把你书包拿开!占什么座儿啊!”

小姑娘听声音虽然嫩,但年纪好像也没太小,自然不同意地分辩了起来。

不过我几乎没怎么听见小姑娘说什么,因为那北京爷们声也太大了点。

“这是你地儿么?你占什么占啊!”

“占一个也就罢了,你这书包还搁一个!”

“我先上的!我要坐!”

“我就不让了,怎么着你?”

“我什么态度?我就这态度!”

“我说话语气就这样,怎么着你?”

“北京人说话都这样!你来北京多久了还没见识?”

“你既然来皇城根下混,就要多学点这儿的规矩!”

听得我是既好气又好笑,感觉上这些字正腔圆的京腔台词似乎只该出现在王朔的电视剧里,给我在一辆开往通县的公交车上听见,还特别理壮声高,你说好笑不好笑?

没打算管闲事,因为小姑娘的同伴上来了。转折点在,小姑娘的同伴之一是个很泼辣的大妈,听那声音那嗓门,也是京腔。

一团混乱中我倒也没听清大妈是怎么怒斥的,总之重点在“你冲个小姑娘吼什么吼”“欺负外地人你是爷们吗?”等关键词上,然后就是大妈扬声召唤小姑娘其他同伴过去坐上,有几个从我身边走过,操外地口音,有个声音挺年轻的个子高的男孩小声说算了算了。这时候吧,你都跟人吵了一架了还要跟人一路同坐过去,多别扭啊。另外个子矮点的男性听着那爷们还在三言两语纠缠不清,嘴里骂着外地口音严重的“操你妈逼”也挤着过去了,我一时还担心了会不会打起来,不过这车里挤成这样,怕是想打也打不起来啊……

那大妈气势可足了,“有什么不能坐的!过来!坐着!”,似乎挤过去的小伙子坐了。我也不知道他们那座位是怎么分配的,那北京爷们有没有个座,毕竟隔着人山人海黑灯瞎火我看不见,但那男的在大妈吆喝人过去了之后,就几乎没声了。

我不知道他是真在反省自己做得对不对呢,还是被(大概)同为北京人的大妈给数落了一通无话可说,抑或是他意识到那个看起来势单力薄背个书包的外地小姑娘不仅有个泼辣的大妈同行,还有两位精壮的男子陪伴,掂量掂量自己干不过,就乖乖的缩了。总而言之,一直到我下车为止,我都没再听见那粗犷的嗓门。

倒是那大妈声音很大指桑骂槐的理论了小半段路,什么“就知道在小姑娘面前逞威风”“分明是他上车的时候插到前面去的”“谁不在外讨个生活啊,容易吗”之类种种,有点聒噪到我担心那爷们爆脾气跳起来抽她。但实际上什么都没发生。再过小半段路,那大妈已经在跟姑娘有说有笑了。

 

这位北京爷们r,是有点给北京人丢脸。我没必要拾人牙慧细数一边外地人进京务工对北京人的利弊,但这个城市能发展至今,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功劳,分什么呢,在北京的,都该是北京人。说句难听的,要是哪的人都还在哪,北京都是北京人,你去哪显摆你那点优越感捏?而且你确定那时候的北京,还能有优越感咩?

提这位爷倒也没多想批判,真要说起来,我颇欣赏这种坦坦荡荡“我就是爷”的态度,比起某些前面提到的某地方的冷嘲热讽背后藏刀倒是要好太多太多。就这种“我是你大爷”的态度,还真是北京爷们r的重要组成部分,或多或少,都有点儿。当然,这部分外露可不太好,有那么点适当的量,就会让人觉得可爱了。

毕竟,北京这座底蕴深厚的老城市,在被现代化的暴风雨冲刷着的当下,这些有趣可爱的京范儿已经在渐渐消失。虽然国际化均一化是趋势,但请让我在世界还没有变成千人一面之前,多见识几个有范儿的北京爷们r吧。

我❤北京。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