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资源共享、法与理,以及其他。

2011年03月27日星期日|by:kamui520

写这个的由头当然是傻逼百度文库(请原谅我提及必称傻逼)。看了几篇文章,一些讨论,在微博上写了写,觉得阐之未尽于是我又来话痨了。

 

这应该是我第二次在这个博客上提版权的问题。

作家代表团跟傻逼百度交涉破裂,韩寒发文檄之,至于李彦宏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我没有兴趣,他是否会羞愧于此番作为而为了使得让女儿骄傲而痛改前非,抑或是认为“爸爸只要有钱就好女儿就足以骄傲了”我都不在意,因为作为百度老板中国首富,改变他态度和决定的原因都不会是因为韩寒这篇多少有点不痛不痒的文章。

然后我看到霍焰的这篇文章:写给和百度作战的文艺工作者们,我觉得比韩寒那篇好很多。有理有节,有前因有后果,更有解决方式的提议,我觉得必须推之。然后我顺他文中提到的链接进阶阅读,再添感慨。一时间头绪纷乱,接下来请容我想哪写哪。

 

本来顺着写一下google,不过还是先提一下我对于对了P转发我转韩寒那篇文之后的一些评论的回应吧。

相比起对了P反对“资源共享”的态度,我自始至终不认为资源共享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尤其是在互联网上,自由、共享的确就是万维网的精神所在,在网络诞生之后,可以说全人类都受惠于更加开阔的资源共享。现在的人们,无论是谁,在哪个国家,在再严苛的法律之下,都是从各个角度各个方面受惠于资源共享的。

但我也知道对了P说的反对的是什么。只是,如今的状况,错就只错在很多人对于“资源共享”的态度和方法上。

态度还好说,其一,“资源共享”并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无论是从法律上还是从道德上来讲,谁都没有资源共享的义务。对于创作者和共享者的敬意是必须的。而对于享受资源的人们而言,不应要求别人做资源共享的行为。还是那句话,没人有这个义务。其二,并非所有共享出来的资源都是合法的。接受可能是犯罪,再传播可能更是。——当然,这一点在中国而言基本没有意义。似乎所有伸手党都觉得,就算违法侵权也与自己无关,最多是发布者的事。这种与己无关的态度是短视的表现,也是目前中国基本毫无版权可言的互联网现状的原因之一。其三,“免费最高,不要钱的最好,我之所以免费享受这一切是因为我没有钱我也不想花钱。”←这种可以说是无赖的态度据我了解似乎只有在中国成为常识,这是素质和个人教养问题,我没法解释。虽然我承认我也觉得不要钱最好,我也没有钱去消费一切我喜欢的这些有版权的东西,但我起码知道并不是免费最高不要钱最好,而且我也尽可能地用钱去支持了自己喜欢的创作者。

而至于方法,目前为止,解决方法还是没有的。暂时觉得比较合理的是最近刚刚开始内测的google音乐。虽然在霍焰的评论谷歌的文章里提及这是当年李开复的谷歌想效仿百度MP3弄出来的东西,但我不觉得这个产品有违google不作恶的原则也并不一定是不符合google总部的价值观,还是那句话,关键是方法。比如现在google总部做出来的google music投入内测的状况,资源全部在云端,用户通过安卓系统进行在线试听、购买或储存,听起来是比较合理且理想的。

不过对此我仍然有两点疑问:一,云端的资源由谁提供?版权费用以什么形式支付?如果放在google云端的资源还是由用户提供那就跟傻逼百度文库没两样,如果google要求各大出版公司先交出资源再收费那仍然跟这次傻逼百度朱光的说法没两样,如果google先支付给音像出版公司费用……我觉得这不太可能,从数量上来说就不太可能,除非这个云端的资源并不是以全面为目标的。那么是否是跟google book一样呢?二,这种方式能否改变用户“必须占有资源”的习惯?毕竟为什么不合理的资源共享(也就是盗版数字资源)之所以存在的根因在于用户对于资源的占有欲而非对内容的兴趣。存储于云端的资源不会给这样的用户安全感的,他们会觉得不在自己手上就不行。

 

而还有一个我觉得比较理想的状况,就是nico了。

我之所以对nico上的创作无比关心与开心,包括之前跟平媒界的朋友谈过的话题,皆因为nico作为一个平台带来的是一种新的产业形式:不是人们花钱去购买了作品然后再欣赏,而是在欣赏之后,在许多人的鉴定品评之后,好的作品才会被制成商品,人们再去购买。

这一个相反的过程,对于创作者和消费者两方面而言都是有好处的。

对于创作者而言,创作的自由度大了,只要在平台(这里指nico)允许的尺度之内,你可以创作任何你想创作的内容不考虑其他,是“为自己的欲望而创作”的。至少对于我自己而言,站在创作者的角度,没有商业压力是最开心的事情。

至于这种状态下创作出来的东西到底会受到什么样的评价,同样也是不需要在创作时候考虑的事情,做出来了,自然会有人来验证。如果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赞同,那么这的确是个好东西。如果遭到批判,对创作者而言也可以是意见,可以通过改进而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对于消费者而言,之前的“前消费”会有一定风险:比如买回来的东西不喜欢啦,或者买了之后才觉得没用啦之类的。虽然有些产品会提供退货服务,但毕竟麻烦。而如果有这样一个平台能让你先欣赏到作品,你确定你喜欢了,喜欢到不能再喜欢了,这时候身为用户对资源的占有欲就发作了:求实体!这时候呼声高的优秀作品就会被商品化,甚至呼声不那么高的,只要有人支持,也可以被商品化。而消费者花费金钱去购买到的,则是确定自己非常喜欢非常满意的东西。

皆大欢喜。

而且不仅仅是影音方面,nico作为一个平台更大的优点在于,将创意转化为商品的效率。

拿vocaloid举例,vocaloid本身只是一个音声软件,软件用户利用它创作出音声作品,发布于nico,nico其他的用户则根据这个音声作品创作出其他作品,比如影像作品、演奏作品、翻唱作品,以及在nico平台之外的同人本、周边、游戏等等等等。一人创作而引发的全民创作,一个创意而产生的多种商品。nico的存在,意义不仅仅是在于它是一个发布平台,而更在于通过它激发用户的想象力和创作力,以及带动的一系列周边商品的产业链。

到目前为止,我觉得从nico所衍生的种种都是良性循环状态。如果能够更加的完善活跃起来,也许能成为自由创作者的未来也说不定。

 

当然,类似的情况我也许应该提到起点。但类似起点的文学网站跟nico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表现形式的单一:只有文字,在读者跟读者、读者跟作者的互动方面也并不好。起不到引发全民创作的作用,更不用说除了把文字做出书以外的商品化了。

但怎么说呢,“文字”是最最难以得到保护的创作形式。无论是图像、音乐、影像甚至代码,内容(想表达的东西、构思)和形式(技巧)都比较难以复制,至少抄袭者可都是需要水平的。但文字不一样。从内容上讲,创意构思就是一切,剽窃了文章的创意构思就等同于剽窃了这篇文章的所有。其他比如抄袭绘画的创意,也许能创作出另外的作品,但文字,创意就是其灵魂。举例当然就是郭小四抄庄羽,的确郭小四文笔更美丽更忧伤一点,但内容构思上的抄袭,就决定了他是个贼,《梦里花落知多少》是一部完完全全的剽窃作品。从形式上讲,复制黏贴不需要任何技巧,也基本不耗费成本。就算化为实体,纸质印刷也是方便无比,只要提供为数不多的成本,就是非常简单轻松的一件事。

文字是最最难以保护的创作形式,却又是最最需要保护的创作形式。

就算是我个人的偏见也好,在这个读图时代,我仍然觉得文字创作阅读才是文化延续的根本。即使影音类的创作更受欢迎、商品化利润更高,我仍然觉得,文字还是表达思想最直接的形式。因为“思想”是抽象的,影音类作品表达抽象的东西的能力有限,并且受制于观众的理解能力,但文字却可以更为简单直接地传播思想。从抽象的形式上来看文字的表述方式是千奇百怪多种多样的,是最能直接发挥创作者的想象力的。

就是这样的文字,在完全得不到保护的情况下,我想,虽然不一定会如同一些作者们说的那样消亡掉,但创作者的热情的确会被打击,创作欲望会萎缩,我真的觉得,这是会影响到文化的存继的问题。

不是说文化就断绝了,我只是无法想象一个几乎没有创作类文字作品的社会,“艺术”这个概念里不包括文字,而每天能看的只有各种影像,文字只作为辨识工具而存在或者只传递新闻报道……

当然,这样的情况应该还是不会出现的。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我绝对相信文字的生命力。但我希望不要因为文字的生命力旺盛就可以毫不在意地伤害它,不保护它,甚至在文字工作者的抗议之下还不以为意。

或许这并不是百度的错,而是整个国家都没有正确的认识。

天啊,这才是更可怕的事情。

 

再回到对了P提到的更实际的版权问题吧。

不罗嗦别的了,我只想表态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少女。

我觉得资源共享没错,我自己也是一个偶尔放放MP3源共享一下扫本或者传播一下收来的资源的人。

我也是资源共享的受惠者,我不会一边享受着各种共享来的合理或者不合理的资源一边高举反对资源共享的大旗或者抵制资源共享,只不过我自认比起态度有问题的伸手党我的态度还算正确。

我共享资源的原因很简单,我不为换取任何好处,包括虚拟的论坛币,我只是单纯地想和人分享给我带来了快乐和满足的东西而已。里屋一直管放资源叫发福利,嗯没错我就只是想给和自己臭味相投(比如混一个论坛啊在一个群啊)的朋友发发福利而已。在自己BLOG都不会做特别公开的发布,甚至在论坛上都会加上回帖限制以控制肆意转载。

我会强调权利所有,我在很多比较公开放的资源里都附过一段咆哮体:“有种有钱你他妈就自己去买啊!没种没钱的才下到这个的吧!”并且声明禁止再发布,“虽然你要是想再发布我也拦不住不过请记住拿去再发布的会自动附加生崽没屁眼的诅咒-___,-”,嗯,即使放源,我就是这种态度。

再强调一次,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少女。

我没放过在中国受版权保护的资源。而我不以他国的法律约束自己。

也不以他国的道德约束自己。

这点仍然是个人见解:出于非牟利目的的资源共享,不是一件错事。

我的一些朋友,非常强烈地反对将他人创作的东西进行任何形式地公开共享。对于这一点我一直持保留态度。

在日本严苛的版权保护法律存在的环境之下,自律过高的日本人会有这样的意识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但怎么说呢……我不觉得这是真理,这是正确的。

这只是个人道德观的问题,是主观的。作为自我约束还好,劝诫他人就免了吧。

就算是我把“创作”直接上升到艺术的高度吧,好的艺术品是全人类的财富←我赞同这一点。

所以我不觉得共享美好的创作作品是一件错事。正因为是美好的东西,所以更应该被更多的人知道。

但是得有前提:一,确保原作者署名,最好附带出处,二,不要直接损害原作者的权利(间接的损害很难确保避免所以分开说)。

一是基本的礼仪以及素养,二的判断标准在法律。

所以我觉得CC公约作为标准就是完全OK的了,我可以说,我创作的所有作品,只要在确保我的署名,并且不用于牟利的情况下,我允许个人随意使用。这没什么好阻止的。

不过在中国的情况是,第一个前提还能确保,大家也还能判断,但第二个前提的情况就是一塌糊涂了……

且看傻逼百度文库,中国人自己创作的作品都得不到保护,创作者们奋起抗议都得不到保护,国外的作品就更不用提了………………

法律不健全的关系。

虽然我个人见解和个人的道德观是觉得共享资源没问题,但如果法律规定了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我还是会遵守的。因为这就不是主观而变成了客观的事实。共享资源,或者共享某特定资源是否是一件错事,不应该由个人价值观道德观判断,而应该由法律来判断。

在日本,在美国,法律告诉大家你们要是发布受版权保护的作品的资源是错误的,所以大家都不做。但在中国,法律规定的受保护的范围模糊不清,漏洞层出不穷,惩罚完全无力(参考郭小四靠抄来的书卖了多少,判他赔多少,以及他死不认账的态度),让版权保护在中国变成了一个笑话。

创作者们觉得不好笑,笑的人是那些态度和意识都不正确的既得利益者们,包括免费享受资源的读者和靠盗版赚钱的企业家诸如李彦宏马化腾(偷创意也是盗版)。

没有国家机关自上而下的正确意识,就不会有创作者可怜的版权的出头之日。

 

以及写到这里我觉得我要纠正补充一下资源共享的概念,通过发布别人创作的东西来让自己获利的行为不能称之为资源共享,这是有违共享精神的,这只是单纯的贼。而自己虽然不拿别人的东西来发却无视资源共享前提提供发布平台并且以此获利的,是贼大王——没错说的就是李彦宏。

互联网的资源共享精神真的是一件好事才对,在中国却变得这么恶心,沾染各种利益的熏腥,归根结底是法制的问题。我无法解决,也无法给出建议,我不是人大代表,我只是个屁民。

我能做到的事情也仅仅是在遵守前提的情况下进行资源共享——对不起我以互联网的自由、共享精神为豪,我也不打算停止。我确保我所共享的资源都附带原作者信息,我限定于中文论坛或者说中国环境下发布的各种资源都是在中国市场上无法购买的,也就是说并不会损害原作者的商业利益——没有在市场上进行贩售,当然无从损害起。我声明禁止二次传播,如果有人利用我发布的资源进行无视前提的再发布,的确算是我间接伤害到原作者的权益,但这个的责任大部分在再发布者,当然如果追究,我也愿意承担责任。资源共享并非义务,但有风险。我有这样的觉悟。

可即使如此,我也还是希望看到一个健康的资源共享的环境,谁都能为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的创作者创作出来的作品而感动,每位创作者创作出来的美都能最大限度地被人欣赏,而人们也能怀着欣喜与敬意去期待去购买每一件作品,创作者也因为欣赏者范围的扩大增多而获得更多的鼓励以及利益……

或许这些在别的国家已经渐渐在被实现,我只希望在中国,不要让我太晚看见。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