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onstraint of ring

2011年11月22日星期二|by:kamui520

第一篇Jealousy of ring之后的第二篇Monopoly of ring里我就提过了还会有这么个第三篇。

实际上这篇是写得最累的。第二篇其实写好很久了。一直等到今天写完了这一篇才一起发。

这篇自然是虎叔的场合。跟前面一样,解说在后面。

虎叔……大概从某些角度看略有些渣,请做好心理准备。

OK的话请继续吧。

 

↓↓↓↓↓↓↓↓↓↓↓↓↓↓↓↓↓↓↓↓↓↓↓↓↓↓↓↓↓↓↓↓↓↓↓↓↓↓↓↓↓↓↓↓↓↓↓↓↓↓↓↓↓↓↓↓↓↓↓↓↓↓↓↓↓↓↓↓↓↓

 

友惠刚刚离去的时候,天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气力,才不至于崩溃。
甚至立刻转身投入工作,其实自己知道再明显不过,只是为了分散注意力。
虎彻并不是会寻死觅活的人,即使这个痛锥心刺骨,他仍然会向前,努力地活下去。
虎彻知道,友惠也认定了他这一点,才会任由他离开病房。

生活仍要继续。
可是难熬。
葬礼上,虎彻握着友惠的戒指,仰天嚎啕。一直到一切仪式结束后,握紧的拳头已经麻木,无法掰开。
母亲很担心。最后拿走了友惠的戒指,放在了老家,友惠的遗像前。
母亲后来对他说过:“戒指先放这里吧,如果以后还能碰见喜欢的姑娘,再买戒指给人家。”
但虎彻知道,不会再有了。
自己手上的戒指,并没有打算取下来。
友惠是不可替代的。

巴尼也不能。
虎彻一直都没有想通,自己是怎样允许这个孩子闯进了自己心里的。
或许是因为最初太小看他,不曾料到他的执着与大胆是如此犀利的武器吧。
当发现自己居然真的考虑起了他的告白的时候,虎彻回了一趟老家。

没多说话,他直接去了友惠的遗像前,拿起了那枚戒指。
旁边的母亲看着,叹了一口气:“唉,又出什么事了吗?”
虎彻没回答。
安寿继续说着:“你啊,不要太依赖友惠了。这几年来,你一开始是想友惠的时候才回来拿戒指,后来自己有事想不通也来拿戒指,友惠的在天之灵都要笑话你啦……”
虎彻挠挠头:“妈,别说了,没什么事,我等下见到小枫一会就回去。”
安寿看着虎彻,摇了摇头。最早还期望过,小儿子能再找个伴。他一辈子还很长,作为母亲,并不希望他孤单地过。但是,每次看到他看向友惠照片的眼神,安寿就懂了,还是去惦记大儿子比较靠谱点……

虎彻吻了一下掌心的戒指,然后摊开手掌注视着。
那枚细小的戒指静静地躺着,圈住了掌中的纹路。似乎有这样的说法?这条是生命线,这条是事业线,这条是婚姻线……那么它们此时,都被这枚戒指圈住了一部分,看起来,与其他的部分完全割裂。
走得出吗?这三条线,还能延续吗?
这枚戒指所代表的“过去”,圈住了自己固定在原地。
不,并不是被这枚戒指所束缚,自己手上那枚一直不取下来的戒指才是真正的束缚吧。
不愿取下,不愿承认,不愿走出。
这份死的怀念,直到现在,还无法结束。
虎彻叹了一口气。犹豫了许久,还是放下了友惠的戒指。

应该试着,走出来吗……?

一直到接受了巴纳比之后,这仍然是个问句。
虎彻还是没有弄清,对这个青年,自己心中的感动、同情、怜惜、父爱的比例到底是多少。
爱呢?
只有这点不一样。跟友惠那时候不一样。

对,虎彻在心中不断在和友惠比较着。自己对于巴纳比的感情和对友惠的感情。
没办法,自己只拥有过友惠,并没有过他人,所以只能这么比了。
那么,答案当然是:完全比不上。
没谁能和友惠相比的。任何人。

但即使如此,放弃吗?拒绝吗?
虎彻还是犹豫了。
做不到。
对于这个青年的感情太过复杂,无法应对。这是跟当初对友惠完全不一样的情感,但似乎……也很重要。
虎彻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迷惘。
怎么办,又想向你求助了啊,友惠……

虎彻猛地打了个冷颤。
瞬间,想揍了那个再次想要回去手握友惠戒指的自己。
——那样岂不是一点改变都没有吗!

虎彻抬起手,盯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许久,叹口气放下。
有些问题,以自己的脑袋是怎么想都不会有结果的。但虎彻知道有些事情是确定的:这枚戒指,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取下来了。
但是套在了心中的,友惠的那枚,应该还是可以拿下来的吧。
至少此时,自己是有了不想再依靠那枚戒指的意念了。

虎彻明白,这两枚名为“过去”的戒指箍住了自己的双臂,所以即使他其实想、其实也愿意去拥抱巴纳比,也无法抬起手臂。
不过——他用拇指指腹摸了摸那带着体温的、温润的金属,微笑了起来——不过,这枚指环,是寓意幸福、也的确给他带来过幸福的东西,所以,他相信,它并不会伤害那只小兔子。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可以的吧。

 

———————————————————————–

标题依旧直白。虎彻的主题是“束缚”。

因为最初想写的点在“虎彻如何处理友惠的戒指。”我之前想过蛮久的。

合理的安排当然是存放在老家。

可是我觉得虎彻会想。即使明白放在老家是正确的做法,但他还是会想念。

我甚至想过让他一直把那个戒指带在身边,又觉得那矫情得有点过了。

他会想,但他的确比谁都清楚,生活还要继续。

但是他在驱使着自己拼命往前走的时候,心还留在了原地,留在了“过去”里。

这个束缚不是友惠给他的,是他自己给自己套上的。因为他情愿留下。虽然知道必须向前,可是这幸福得无法取代的一段时光,谁舍得离开?

所以他潜意识里,还是把自己用“过去”束缚了起来。

但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尤其他遇见了巴尼。

我觉得不光是我自己个人的设定里,应该说,不论兔虎还是虎兔,兔子都应该是比较主动的那一个。所以当虎彻在没人干扰的情况下还可以暂且自己放任自己留在过去,但当他处于被动的时候,他还是会想要一些变化的。虎彻还是一个积极、向前的人。

只不过他脑子不好,不知道该怎么做(笑)。

不,我不是说他笨,而应该说,这样的事情他没经历过,而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会有个标准答案,所以他迷惘了。即使想着“走一步算一步”也还是迷惘的。

 

这篇我写得很痛苦就痛苦于,我也很迷惘。我定了主题,定了点,却还是觉得迷惘,迷惘于如何写他的迷惘和束缚。

成稿如此,我并非满意。但至少它够“迷惘”,我也不想再拖,就这样了吧。

虽然这是字最多的一篇,但因为主题是这样的,无法干脆利落的表达,结果也纠缠成了这样。

而且,这个故事,这三篇故事,都没有结局。

跟玉米讲的时候,说“如果是希望HE的话,那最后,我就让他拿掉至少一个戒指,从心头彻底拿掉。”但其实我还是想以束缚为主题……所以到最后虎彻都没有拿掉任何一个戒指。但他开始“想拿掉”了,我觉得这样也就够了。

 

这三个人的确无法幸福呢,每个人都拥有有关戒指有关幸福的残片,但永远拼不到一起。最幸福的其实应该是友惠,可是她早死了。兔子还要尽多大的努力,才能让虎彻更多地为他想而不是想起友惠?而虎彻还需要迷惘多久,才会自己挣开束缚去拥抱巴尼?我真心不知道。

但我是作者,我在期待这样的好结局,那这个故事即使我没完结它,它也会在屏幕那边的平行世界里有个好结局的吧。

 

 

END OF THE RINGS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