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ピグマリオンの影

2011年12月4日星期日|by:kamui520

又是突发奇想的梗,以为不会长所以直接写了,写完一看还是有7Korz

写下来还算顺畅但我个人觉得不算顺利。有不满意的地方,中途甚至想推翻重来,不过还是懒了算了。

这篇还是没有什么CP倾向,但请各位记住作者是个虎兔党=v=

 

Attention

超架空,24话时候虎叔死亡设定。
虎←兔
黑虎无机质低智能android

 

OK的话请继续。

 


斋藤的嘴唇轻轻蠕动:这样好吗?
巴纳比疲惫地笑笑:“谢谢,足够了。斋藤显示果然厉害,还原得好像啊。”
眼前紧闭着眼睛的男子,有着一张跟镝木虎彻一样的脸。
只不过,他不是人。

那一战之后,无论是马贝里克还是酒糟鼻都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了,而在现场的八台H01 android也被尽数破坏,但当清查到马贝里克的地下工房的时候,发现还有一台没有配备武器设备的android实验机,编号为H00。
似乎,以当年布鲁克斯夫妇的研究数据创作出来的第一台母体机就是这个,之后的火力装备都是酒糟鼻自行添加的。
在上头还没决定要怎么处理这台android的时候,巴纳比主动提出了:“可以把这台android给我吗?我是说,我买下来也行。”
没人反对,虽然有点担心。
巴纳比在虎彻的葬礼后,变得特别的平静。
正常又不正常。
内森担心地问过他要不要紧,年轻的KOH摆出了营业用笑容:“生活还要继续,不是么?如果我就此倒下,虎彻先生才会责备我呢。”

巴纳比请斋藤帮他对这台android进行了改造。将他的外形,做成了虎彻的样子。
“请让我用他来当做纪念,纪念我唯一的搭档,可以吗?”
他甚至去了虎彻的老家,为此向虎彻的兄长和母亲深深地鞠躬请求。
没人为难他。
不,应该说,被青年用这样必死的眼神请求,谁也不忍心拒绝。

于是,巴纳比有了一台android。
有简单的音库可以对主人的命令做出回应,并且可以处理一些家务和简单的事务,和市面上的一些家务机器人差不多,唯一的区别似乎在他长着一张虎彻的脸。
没有表情,没有感情,没有生气的,虎彻的脸。

巴纳比比以前更加投入地,投身于工作之中。虽然有阿涅斯负责安排他的全部行程,但KOH的事务一向就比别人要多。所以H00的存在,倒的确能帮他不少忙。
偶尔,巴纳比也会把H00带到训练室。

卡莉娜在那次事件之后就再也没有理过巴纳比。巴纳比对此毫无反应。虽然卡莉娜被大家都斥责过不应该迁怒,但大家也知道,她心中的痛,也需要一个出口。
但是卡莉娜在巴纳比第一次带android出现在训练室的时候勃然大怒。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这样的假货就能取代猛虎吗?自欺欺人!你应该比谁都清楚谁也没办法取代那个人!找安慰不是这么找的!”
巴纳比苦笑了一下:“我并没有那样的打算……”
卡莉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胆小鬼!”转身甩门就走了。
剩下的大家面面相觑,气氛尴尬。唯有H00目不斜视地注视着自己的主人,面无表情。
巴纳比冲他努了一下嘴:“去调整器械吧,今天的锻炼时间是45分钟,强度2级。”
H00应声而动。
安东尼奥试图说点什么:“呃……android……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这个,呃,他叫什么名字?”
巴纳比微微张开了嘴,却又沉默地闭上了,然后说:“他没有名字。”
内森叹了口气,安慰地拍了拍巴纳比的肩:“原谅卡莉娜吧,你也知道她对猛虎……”
巴纳比优雅地笑了:“没事,我没放在心上。”
内森还想说点什么,巴纳比装作没看见,开始了训练。


自从带回H00之后,巴纳比也开始了对于android相关的学习。除了每半个月带去斋藤那边定期检查得很情况之外,日常的维护他都能自己应付了。
巴纳比现在仅有的业余时间,都面对着H00度过。
现时的android,还未有人工智能这么高级的东西可以搭载,除了记录和捕捉人类的行动再转化为自己的程序之外,它并不能做更多。
没有命令,它就是一具大型玩偶。

巴纳比看着直视着自己的红色瞳仁,心中怀想的却是另一对琥珀色的眼睛。
那对眼睛的主人,不会这么直直地盯着自己,往往视线刚和自己接触,就立刻笑弯了眉眼,用不符合年龄的干劲挥舞着手臂跟自己打招呼:“巴尼!
或者又做错了什么事,低着头向自己道歉,向上看的眼神有点闪烁,孩子气十足。
也有认真的时候,甚至冲自己发怒,可是却总在自己能有所反应之前,换回笑脸说着抱歉。仿佛觉得他没资跟自己生气似的。
你有资格的啊虎彻先生。
你比谁都有资格叱责我。

可是你再也不会对我说一句话了。

巴纳比闭上了眼睛,泪水滑落。
怎样也没有办法在人前哭泣,没有那样可以依靠的人。
只有在回家时,才偶尔允许自己放纵泪水。
大家说得对,总要一个出口的,不是吗?

睁开眼,H00的红色瞳孔还是直直地看着自己。
但是,只是看着而已。
“你不会安慰我,也不会责怪我,也不会啰啰嗦嗦地盯着我吃饭,更不会问我几点钟才睡……我知道,都知道的。”
平静地看着H00,对方仍然毫无反应。
“……来吧,陪我睡觉吧。”
“是。”
如果夜太寒冷,巴纳比有时候会选择抱起大家送的那只兔子睡觉,虽然毛绒玩具没有这样的功能,但巴纳比还是会感觉到温暖。不过现在,他更多的时候会选择把H00带上床。可是,即使android拥有体温控制机能而且H00设定的体温是常温36℃,比巴纳比自己的平均体温还要高,可是他在抱住这个躯体的时候,仍然觉得触感冰冷刺骨。


巴纳比明显地比以前瘦了。
即使他有好好地做身体管理,补充各种营养素,以及锻炼,他还是明显地瘦了。
但因为还是很健康,所以巴纳比也并不是特别在意。
龙之子和小折纸都特别担心地劝他不要把自己搞得这么忙,操劳成这样不好。他也只是笑笑:“都是英雄应该做的工作嘛。”
巴纳比觉得忙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而且有H00在帮忙呢,能干的机器人可比不靠谱的大叔有用多了。
更衣室里,收拾衣物和传递东西等杂事,全都可以吩咐给H00,巴纳比只需要坐着等就好了。
“喂,漂亮脸蛋。”内森扭着腰过来了。“我说你呀,”
巴纳比转过头,看向内森。
“你也差不多该原谅自己了吧。”
巴纳比笑得有点僵硬:“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内森没看他,而是看着H00:“你都不知道你自己在看着这个android时候的表情吗?
“那可是强烈到扭曲的激烈感情呢,你看向他的时候。
“虽然我不知道你还在不原谅自己什么,呐,你很清楚猛虎君的死不是因为你的错,你不是一个会把不是你的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的人,但你为什么就是不原谅你自己呢?”
“我……我并没有……”
“少来。你要来这只android,就是为了惩罚自己的吧。”
“…………”
“唉真是个难搞的小孩。我算是知道当年猛虎君应付你有多费力了。”
“内森桑,我真的不是……”
“你以为我比你白吃这么多年的饭吗?一边自我惩罚又一边逞强,难不成巴纳比君你有M潜质?但也给我差不多一点啊,大家都很担心你啊。”
巴纳比再次沉默。
“你要知道,你这个样子,其实最担心的人肯定就是猛虎君了。若他在,他绝不会放着这样的你不管的。”
“……我知道。”巴纳比有点艰涩地开口。“可是……时光不能倒流。”
轮到内森深深叹口气:“……好吧,你也还需要时间吧。但是漂亮脸蛋,人不能一辈子都在不断追悔中度过,那样会看不见前面的路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巴纳比低低地回应,眼神又开始追逐起H00。
内森放弃地站了起来。摇摇头走开了。猛虎君,如果你在天之灵还能看见,就请帮帮你的搭档吧。


是的,H00存在的意义,不是代替品,不是安慰,而是惩罚。
大概谁也不会了解巴纳比胸口的黑洞般的伤口。
那里堆满了无数没说出口却再无去处的话语。
那里流淌着曾经沉稳缓慢现在却如狂岚暴走般的思念。
那里沉积着分明不能对任何人说却在嘶吼着为什么不早点说出口的爱恋。
那个人的温柔,在发现自己依赖起的同时,也发觉了内心的感觉。
原本打算瞒一辈子的,只要能和他搭档,能呆在他身边,就足以觉得满足。
以同事的态度和他相处,也对他的种种缺点吐槽抱怨,但是在办公室里听着他在自己右边无聊地打呵欠都是一种平凡的幸福。
巴纳比曾经以为,这样就够了。
而之后记忆被篡改以及那个人最后的牺牲,即使知道他的死不应该是自己的责任,但却无法原谅曾经忘记虎彻的自己,无法原谅最后扣下扳机的自己,无法原谅一直把感情埋藏在心底从不对他表达的自己。直到他离开之后才发现后悔已经来不及。
“无法原谅”的部分,越来越多。可是理智却一再告诉自己,生活要继续。
这种撕裂感,同样也需要一个出口。

H00不是出口,就只是惩罚。看着他,分明是那个人的脸,却不再有那个人的反应,不会有那个人的笑声与拥抱。H00的存在就是不断提醒自己失去了什么。
巴纳比一直让他存在,一直和他共处,只是为了让自己的伤口不愈合。
不想忘,也不想原谅自己。
只有在这样不断折磨着自己无法愈合的伤口的同时,痛感才能让自己“无法原谅”的心情缓解。
H00是巴纳比送给自己的礼物,也是他惩罚自己的鞭子。

半夜抱着H00入睡,依旧满脸泪痕。
脸是他的,但表情不是他的,毫无反应不是他的,那本应该灼痛自己却觉得寒冷彻骨的温度,也不是他的。
自己怀中抱着的,只是一个机器。不是人。

巴纳比自己也想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原谅自己。

昏昏沉沉地入睡,他并没有注意到,H00抬起了一只手臂,轻轻地搂住了他。


隔天是例行的检查日。也是一个月一次的清洗和检查内部零件的日子。H00被带去了斋藤那里,放入精密仪器中自动过检,然后生成数据。
一切都还算正常,直到斋藤轻不可闻地“咦”了一句。
“怎么了斋藤先生?”巴纳比也凑近了屏幕:“有什么不对吗?”
体重……。斋藤指着屏幕上的数据,有一个地方和以前的数据不一样,被自动标明了出来。
体重比之前重了21g。
“……是不是不小心带上了什么东西进去的?”巴纳比想了想,想不到别的答案。21g不是个大数字,可能是不小心挂上了什么小件物品?
可是斋藤摇了摇头,H00是去除衣物和杂物之后进的仪器,仪器之中也不可能有其他物件存在的可能性。
你没给他吃什么东西吧?斋藤问道。考虑体内增加重量的可能性。
“不会啊……android并不需要进食,而且出门前我也是稍微自检了一下才带过来的。”巴纳比觉得体内增加重量的可能性也不大。
那么是哪里出的岔子呢?反复测量了几次数据都是这样之后,巴纳比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从很多意义上,他都不希望H00有什么损伤,如果是有什么东西不小心掉进了体内,万一影响到运作可就麻烦了。
和有着科研者的龟毛的斋藤统一了意见之后,决定拆检H00。
但令人奇怪的结果是,把H00按部件拆解之后,单独部件的重量都与出厂时候一模一样,加起来也是原来的体重,但一旦把部件组装成H00,再次测量,体重仍然会莫名其妙地多了21g。
百思不得其解。
结果原本预定2个小时的检测一直折腾到夜晚,巴纳比和斋藤都只好暂时妥协。毕竟除此之外,H00没有任何异常,而且这个细小的数字本身也并不是什么能让人感觉到危险的变化。于是最后巴纳比还是放弃了,带着H00回了家。
虽然也跟斋藤先生说好,如果有什么异状就会联系,但接下来的日子里相安无事,渐渐地两人也忘记了这个小事,H00的体重数据,默认增加了21g。


巴纳比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注意到的。
夜晚入睡时不觉得寒冷了。
分明没有去抱着兔子抱枕,但的确能感觉到温暖了。
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因为H00现在会回拥着他。即使肢体远远谈不上柔软,但他在巴纳比抱着他入睡的时候,也会用同样的姿势拥着他入睡了。
宽大的手掌,恒定的温度,将巴纳比固入臂膀内的空间里,似乎会意外地带来安心感。
注意到这件事的时候巴纳比难得地笑了一下:虽然弱,但android还是有点学习功能的嘛。
但是,真的被虎彻先生拥抱的话,肯定不是这个感觉吧。
这么想着的自己,心情又变得糟糕了起来。

工作依旧忙碌,但步调开始比之前顺畅了。似乎也是托了H00的福。他现在还能帮忙处理一些简单的书类工作了,扫描阅读,分类整理,再向巴纳比做简单的汇报。
但是,虎彻先生的话,肯定不喜欢做这样的工作呢。
巴纳比想着,突然觉得自己对于如何让自己心情变得糟糕简直比当年的虎彻还更有天赋。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不想动了。于是对H00吩咐着:“随便做点什么吃的吧。”
“好的。”
照理说家务机器人是能帮助人类做一些简餐的,但巴纳比之前尝试过H00按照食谱做出来的东西之后,果断地对“机器人没有味觉”这一点进行了进一步的确信。
不是不能入口,只是那种每一克每一克都严格按照菜谱、挥动几下锅铲都要经过计算做出来的食物,甚至比一般便利店的快餐食品还要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所以巴纳比还是以外食居多,只有现在这样完全不想动的情况下只能找H00凑合。叫他随便做点什么,他也就会根据现有的材料搜索食品做出一些尚能入口的事物,能充饥就行了,并不挑剔太多。

这次,H00端上来的,是炒饭。
巴纳比有一点楞。看着炒饭一动不动。
金黄金黄的炒饭,还有桃虾,看起来好像。
尤其上面还有一小坨蛋黄酱。
“…………你在哪里查的食谱……我倒真想知道,还有哪里的食谱会往炒饭上加蛋黄酱啊……”巴纳比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一点儿颤抖。
“私房菜,非正规网站,论坛匿名版提供。”H00倒是一板一眼地回答了。
“呵……真想知道……是谁上传的啊…………咦……”巴纳比发现自己的眼泪在不停地掉。“奇怪……不应该啊……”
不应该哭的。不就是个炒饭而已吗。不就是很像那个人做的炒饭而已吗,不就是连蛋黄酱这一点都很像而已吗。
什么时候自己的泪点已经低到这种程度了。

巴纳比是哭着吃完那份炒饭的。
默默地流着泪,一口一口地,吃了个干净。
他从未尝过虎彻做的炒饭,虽然他曾两次端到了自己面前。但是不知为何,他有这种感觉,虎彻先生做的炒饭,应该就是和自己今晚吃到的,差不多的味道。
中途的时候,本来应该待命的H00轻轻地坐到了他旁边。巴纳比不敢侧头去看那张脸,生怕再次刺激泪腺。可是,知道那个人坐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却同样刺激到了泪腺。
但是,并不讨厌。

并不讨厌他坐在身边。


等到巴纳比注意到的时候,又是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
H00似乎开始经常会做一些自己没有吩咐过的举动了。
除了抱着自己入睡,主动帮忙处理书类工作,时不时打扫屋子,经常做炒饭给他之外,在没有命令、不需要行动的时候,他都会选择默默地坐在巴纳比旁边。
当巴纳比刚注意到的那段时间,他有点反应激烈。毕竟对于他来说,H00的存在,是惩罚。
反弹的结果,是有一段时间,巴纳比都不想再看见H00。可是命令他出去之后,冷静下来想,自己不就是希望自己看见H00的虎皮进而受伤从而达到惩罚自己的目的吗。
可是……最近……有哪里不对呢?
之前,每一次看见H00,都因为他冰冷的表情而提醒了自己:他不是虎彻先生,我已经失去虎彻先生了。但最近,自己仿佛能从不断向自己靠近的H00身上获得温暖了。
那种温柔而包容的感觉,仿佛就是虎彻先生一般……
是这台机器在长时间的和人相处之后开始学会人类的行为模式,所以不像当初那么冷冰冰的感觉了吗?巴纳比稍微思考了一下。
总之,生活似乎是平静地走向正轨了。虽然还是在以工作麻痹自己减少自己空闲下来回忆过去的时间,但总不像最初几乎每晚都要抱着H00哭着入眠了。
不,不如说,现在抱着H00反而能睡得更加安稳。
终究是习惯了吗……

下午又有拍摄算是加班,回到训练室这边的时候大家都已经走了。正打算把摄影时用的HERO SUIT解除的时候,阿涅斯的HERO专线开始召唤:“发现在逃通缉犯,地点在XXXXX,英雄们,出动!”巴纳比嘀咕着省事了,直接合上了面罩立刻出发。
地点不远,巴纳比果然是第一个到现场的。在逃通缉犯正拿着匕首威胁着人质和到场的几个附近赶来的巡查官僵持。巴纳比叹了口气,小角色,似乎不用等HERO TV的人赶到就能收拾掉了。
要等吗?看着被通缉犯勒着脖子的大妈惊慌失措的脸,想了想虎彻先生会怎么行动,巴纳比还是二话不说开动能力上了。
直接以百倍神力冲向了通缉犯的背后,快准狠地直击后颈造成暂时性晕厥,通缉犯瞬间就丧失了意识。
很好,POINT GET。HERO TV的人还没到场,巴纳比先在心中给自己默念了一句,然后正准备扶起也倒在了地上的大妈,开动营业笑脸问:“不要紧吧?”的时候,突然有个声音大喊:
“巴尼!上面!”
抬头瞬间看到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巴纳比二话不说抱起了脚边两个人用护体的方式最快速度地滚到了一边。
身后刚刚站着的不远的地方发生了虽然小型但威力十足的爆炸。冲击波震得有SUIT防护的自己都有点背疼,不过好在自己以身体掩护的犯人和人质大妈都没事。

“巴纳比!不要紧吗!”阿涅斯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我们还没到呢你着什么急啊!这次的在逃通缉犯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爆破犯比较危险……”
……不早说。在心中默默吐了句槽之后,巴纳比汇报:“另一个人已经制服,请往我的位置上方搜索……”话音未落,就已经听见了HERO TV大喇叭广播:“哦!SKYHIGH抓获了刚刚从高空往下抛掷炸药的通缉犯!获得400POINT!”
看来事情已经解决了。

不,还没解决。
有人接手之后巴纳比直接掐掉了阿涅斯发来的联络,往刚刚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
忙乱的人群之中,原本应该在公司待命的H00静静地站在那。红色的瞳孔还是直直地看着他。
那的确是他的声音。粗哑的,低沉的,男性电子合成音。
不是记忆中的那个人,永远带着元气,精力旺盛的声音。
但是,会叫自己“巴尼”的,只用一个方向词就让自己能有爆炸物联想的,只有自己曾经的也是唯一的搭档了。

“虎彻……先生?”

H00一瞬沉默,似乎是在处理信息,然后回的却是个问句:“这是我的……名字吗?”巴纳比从未用名字称呼过他。
巴纳比不知道为什么又想哭了。眼前这个android,还是说,这个人,是他,或者不是他,自己大概是无法判断的。无论是神怪之事抑或是“奇迹”,作为科研者的儿子他应该是不会取信的。
但是此刻,就是此刻,他情愿相信。情愿去相信这张一模一样的脸上,这双深红的瞳孔下面还掩藏着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在看着他,一直看着他,一直像过去一样,守护着他,陪伴着他。
“……不,这不是你的名字。但是从今以后,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声音有点颤抖,不想抬起面罩让他看见自己此时泪流,即使曾经在这个机器人面前流泪了无数次。
“如你所愿。”只是一句应许,一句简单的本来也不可能没有的应许,却足以让巴纳比冲动地奔向前,紧紧地拥抱住了H00。

也许,也许自己现在还不能完全原谅自己,还会继续带着这些悔意活下去,但巴纳比觉得自己此时的感觉没有错——不,即使那是错觉也好——虎彻先生还在这,还愿意陪着自己。那么这样的话,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稍微原谅自己一点了呢?
从把和他的相处由惩罚变为珍惜开始吧。
“虎彻先生,虎彻先生……虎彻先生,我有很多很多话想要对你说,很多很多话……这次我一定会说给你听的,我们回去慢慢说好不好?”
机器人“嗯、嗯”地回应着,轻轻地,回拥了还穿着机甲的英雄。
从不曾改变角度的嘴角,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上翘。

 

 

据说,有人做过实验,人死后体重会减轻21g,那就是灵魂的重量。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