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あの朝まで

2011年06月19日星期日 归类于:文载道 评论:(0) 2,892 views

哇塞我都没想过自己会连发过同人……?

算上前一篇没写完的话……

谁叫12话鸡血狗血小折纸还有虎叔的血什么血都泼了我一身呢……!

那好吧反正我觉得这个梗到下礼拜就废了所以先让他存活一礼拜好了……!

12话之后的虎兔两人,和杰克对战前。

虽然我觉得没什么CP倾向啦但我是虎兔的所以轻微虎兔?

OK的话就打开全文吧!

阅读全文 »

【T&B】イライラするな!

2011年06月15日星期三 归类于:文载道 评论:(0) 2,684 views

我终于填完了………………老实说在13话之后我就根本不想来填它了梗都被废得差不多了除了肉根本没同人的活路啊……

而且我明明是个虎兔为什么写这么一篇兔虎还写得这么high……!这是老子写同人这么多年来写过最长的一篇了有木有…………!!!还是篇腐的!!!

谁叫时隔多年被T&B再度爆了同人魂呢…………【泣

我必须强调一下我是虎兔党,我是坚定的兔受派,至于写这玩意的理由,只是因为在CP站队的时候,觉得“嘁,虎叔怎么可能是受!!”然后就开始想“要受的话,虎叔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可能受呢………………”这么一认真我就输了。就没完没了了。居然就写了这么一篇了。

而且还带肉。

而且如果算上因为被黄药师说“肉不够求更多细节!”而干脆把肉的那段单独写详细了给她当生日贺文的全肉6000字,这玩意我都写2W字了有木有……!!

好吧,总之:

·9话后的故事

·有捏造捏他

·有兔虎还是强X,未成年小朋友请不要打开看。

·虎叔是内心温柔的滥好人,兔子是别扭傲娇虽然逼自己率直一点但最后还是傲娇了

·全肉文在END

 

ok的话请继续吧——

 

 

阅读全文 »

版权、资源共享、法与理,以及其他。

2011年03月27日星期日 归类于:文载道 评论:(9) 2,868 views

写这个的由头当然是傻逼百度文库(请原谅我提及必称傻逼)。看了几篇文章,一些讨论,在微博上写了写,觉得阐之未尽于是我又来话痨了。

 

这应该是我第二次在这个博客上提版权的问题。

作家代表团跟傻逼百度交涉破裂,韩寒发文檄之,至于李彦宏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我没有兴趣,他是否会羞愧于此番作为而为了使得让女儿骄傲而痛改前非,抑或是认为“爸爸只要有钱就好女儿就足以骄傲了”我都不在意,因为作为百度老板中国首富,改变他态度和决定的原因都不会是因为韩寒这篇多少有点不痛不痒的文章。

然后我看到霍焰的这篇文章:写给和百度作战的文艺工作者们,我觉得比韩寒那篇好很多。有理有节,有前因有后果,更有解决方式的提议,我觉得必须推之。然后我顺他文中提到的链接进阶阅读,再添感慨。一时间头绪纷乱,接下来请容我想哪写哪。

 

本来顺着写一下google,不过还是先提一下我对于对了P转发我转韩寒那篇文之后的一些评论的回应吧。

相比起对了P反对“资源共享”的态度,我自始至终不认为资源共享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尤其是在互联网上,自由、共享的确就是万维网的精神所在,在网络诞生之后,可以说全人类都受惠于更加开阔的资源共享。现在的人们,无论是谁,在哪个国家,在再严苛的法律之下,都是从各个角度各个方面受惠于资源共享的。

但我也知道对了P说的反对的是什么。只是,如今的状况,错就只错在很多人对于“资源共享”的态度和方法上。

态度还好说,其一,“资源共享”并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无论是从法律上还是从道德上来讲,谁都没有资源共享的义务。对于创作者和共享者的敬意是必须的。而对于享受资源的人们而言,不应要求别人做资源共享的行为。还是那句话,没人有这个义务。其二,并非所有共享出来的资源都是合法的。接受可能是犯罪,再传播可能更是。——当然,这一点在中国而言基本没有意义。似乎所有伸手党都觉得,就算违法侵权也与自己无关,最多是发布者的事。这种与己无关的态度是短视的表现,也是目前中国基本毫无版权可言的互联网现状的原因之一。其三,“免费最高,不要钱的最好,我之所以免费享受这一切是因为我没有钱我也不想花钱。”←这种可以说是无赖的态度据我了解似乎只有在中国成为常识,这是素质和个人教养问题,我没法解释。虽然我承认我也觉得不要钱最好,我也没有钱去消费一切我喜欢的这些有版权的东西,但我起码知道并不是免费最高不要钱最好,而且我也尽可能地用钱去支持了自己喜欢的创作者。

而至于方法,目前为止,解决方法还是没有的。暂时觉得比较合理的是最近刚刚开始内测的google音乐。虽然在霍焰的评论谷歌的文章里提及这是当年李开复的谷歌想效仿百度MP3弄出来的东西,但我不觉得这个产品有违google不作恶的原则也并不一定是不符合google总部的价值观,还是那句话,关键是方法。比如现在google总部做出来的google music投入内测的状况,资源全部在云端,用户通过安卓系统进行在线试听、购买或储存,听起来是比较合理且理想的。

不过对此我仍然有两点疑问:一,云端的资源由谁提供?版权费用以什么形式支付?如果放在google云端的资源还是由用户提供那就跟傻逼百度文库没两样,如果google要求各大出版公司先交出资源再收费那仍然跟这次傻逼百度朱光的说法没两样,如果google先支付给音像出版公司费用……我觉得这不太可能,从数量上来说就不太可能,除非这个云端的资源并不是以全面为目标的。那么是否是跟google book一样呢?二,这种方式能否改变用户“必须占有资源”的习惯?毕竟为什么不合理的资源共享(也就是盗版数字资源)之所以存在的根因在于用户对于资源的占有欲而非对内容的兴趣。存储于云端的资源不会给这样的用户安全感的,他们会觉得不在自己手上就不行。

 

而还有一个我觉得比较理想的状况,就是nico了。

我之所以对nico上的创作无比关心与开心,包括之前跟平媒界的朋友谈过的话题,皆因为nico作为一个平台带来的是一种新的产业形式:不是人们花钱去购买了作品然后再欣赏,而是在欣赏之后,在许多人的鉴定品评之后,好的作品才会被制成商品,人们再去购买。

这一个相反的过程,对于创作者和消费者两方面而言都是有好处的。

对于创作者而言,创作的自由度大了,只要在平台(这里指nico)允许的尺度之内,你可以创作任何你想创作的内容不考虑其他,是“为自己的欲望而创作”的。至少对于我自己而言,站在创作者的角度,没有商业压力是最开心的事情。

至于这种状态下创作出来的东西到底会受到什么样的评价,同样也是不需要在创作时候考虑的事情,做出来了,自然会有人来验证。如果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赞同,那么这的确是个好东西。如果遭到批判,对创作者而言也可以是意见,可以通过改进而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对于消费者而言,之前的“前消费”会有一定风险:比如买回来的东西不喜欢啦,或者买了之后才觉得没用啦之类的。虽然有些产品会提供退货服务,但毕竟麻烦。而如果有这样一个平台能让你先欣赏到作品,你确定你喜欢了,喜欢到不能再喜欢了,这时候身为用户对资源的占有欲就发作了:求实体!这时候呼声高的优秀作品就会被商品化,甚至呼声不那么高的,只要有人支持,也可以被商品化。而消费者花费金钱去购买到的,则是确定自己非常喜欢非常满意的东西。

皆大欢喜。

而且不仅仅是影音方面,nico作为一个平台更大的优点在于,将创意转化为商品的效率。

拿vocaloid举例,vocaloid本身只是一个音声软件,软件用户利用它创作出音声作品,发布于nico,nico其他的用户则根据这个音声作品创作出其他作品,比如影像作品、演奏作品、翻唱作品,以及在nico平台之外的同人本、周边、游戏等等等等。一人创作而引发的全民创作,一个创意而产生的多种商品。nico的存在,意义不仅仅是在于它是一个发布平台,而更在于通过它激发用户的想象力和创作力,以及带动的一系列周边商品的产业链。

到目前为止,我觉得从nico所衍生的种种都是良性循环状态。如果能够更加的完善活跃起来,也许能成为自由创作者的未来也说不定。

 

当然,类似的情况我也许应该提到起点。但类似起点的文学网站跟nico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表现形式的单一:只有文字,在读者跟读者、读者跟作者的互动方面也并不好。起不到引发全民创作的作用,更不用说除了把文字做出书以外的商品化了。

但怎么说呢,“文字”是最最难以得到保护的创作形式。无论是图像、音乐、影像甚至代码,内容(想表达的东西、构思)和形式(技巧)都比较难以复制,至少抄袭者可都是需要水平的。但文字不一样。从内容上讲,创意构思就是一切,剽窃了文章的创意构思就等同于剽窃了这篇文章的所有。其他比如抄袭绘画的创意,也许能创作出另外的作品,但文字,创意就是其灵魂。举例当然就是郭小四抄庄羽,的确郭小四文笔更美丽更忧伤一点,但内容构思上的抄袭,就决定了他是个贼,《梦里花落知多少》是一部完完全全的剽窃作品。从形式上讲,复制黏贴不需要任何技巧,也基本不耗费成本。就算化为实体,纸质印刷也是方便无比,只要提供为数不多的成本,就是非常简单轻松的一件事。

文字是最最难以保护的创作形式,却又是最最需要保护的创作形式。

就算是我个人的偏见也好,在这个读图时代,我仍然觉得文字创作阅读才是文化延续的根本。即使影音类的创作更受欢迎、商品化利润更高,我仍然觉得,文字还是表达思想最直接的形式。因为“思想”是抽象的,影音类作品表达抽象的东西的能力有限,并且受制于观众的理解能力,但文字却可以更为简单直接地传播思想。从抽象的形式上来看文字的表述方式是千奇百怪多种多样的,是最能直接发挥创作者的想象力的。

就是这样的文字,在完全得不到保护的情况下,我想,虽然不一定会如同一些作者们说的那样消亡掉,但创作者的热情的确会被打击,创作欲望会萎缩,我真的觉得,这是会影响到文化的存继的问题。

不是说文化就断绝了,我只是无法想象一个几乎没有创作类文字作品的社会,“艺术”这个概念里不包括文字,而每天能看的只有各种影像,文字只作为辨识工具而存在或者只传递新闻报道……

当然,这样的情况应该还是不会出现的。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我绝对相信文字的生命力。但我希望不要因为文字的生命力旺盛就可以毫不在意地伤害它,不保护它,甚至在文字工作者的抗议之下还不以为意。

或许这并不是百度的错,而是整个国家都没有正确的认识。

天啊,这才是更可怕的事情。

 

再回到对了P提到的更实际的版权问题吧。

不罗嗦别的了,我只想表态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少女。

我觉得资源共享没错,我自己也是一个偶尔放放MP3源共享一下扫本或者传播一下收来的资源的人。

我也是资源共享的受惠者,我不会一边享受着各种共享来的合理或者不合理的资源一边高举反对资源共享的大旗或者抵制资源共享,只不过我自认比起态度有问题的伸手党我的态度还算正确。

我共享资源的原因很简单,我不为换取任何好处,包括虚拟的论坛币,我只是单纯地想和人分享给我带来了快乐和满足的东西而已。里屋一直管放资源叫发福利,嗯没错我就只是想给和自己臭味相投(比如混一个论坛啊在一个群啊)的朋友发发福利而已。在自己BLOG都不会做特别公开的发布,甚至在论坛上都会加上回帖限制以控制肆意转载。

我会强调权利所有,我在很多比较公开放的资源里都附过一段咆哮体:“有种有钱你他妈就自己去买啊!没种没钱的才下到这个的吧!”并且声明禁止再发布,“虽然你要是想再发布我也拦不住不过请记住拿去再发布的会自动附加生崽没屁眼的诅咒-___,-”,嗯,即使放源,我就是这种态度。

再强调一次,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少女。

我没放过在中国受版权保护的资源。而我不以他国的法律约束自己。

也不以他国的道德约束自己。

这点仍然是个人见解:出于非牟利目的的资源共享,不是一件错事。

我的一些朋友,非常强烈地反对将他人创作的东西进行任何形式地公开共享。对于这一点我一直持保留态度。

在日本严苛的版权保护法律存在的环境之下,自律过高的日本人会有这样的意识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但怎么说呢……我不觉得这是真理,这是正确的。

这只是个人道德观的问题,是主观的。作为自我约束还好,劝诫他人就免了吧。

就算是我把“创作”直接上升到艺术的高度吧,好的艺术品是全人类的财富←我赞同这一点。

所以我不觉得共享美好的创作作品是一件错事。正因为是美好的东西,所以更应该被更多的人知道。

但是得有前提:一,确保原作者署名,最好附带出处,二,不要直接损害原作者的权利(间接的损害很难确保避免所以分开说)。

一是基本的礼仪以及素养,二的判断标准在法律。

所以我觉得CC公约作为标准就是完全OK的了,我可以说,我创作的所有作品,只要在确保我的署名,并且不用于牟利的情况下,我允许个人随意使用。这没什么好阻止的。

不过在中国的情况是,第一个前提还能确保,大家也还能判断,但第二个前提的情况就是一塌糊涂了……

且看傻逼百度文库,中国人自己创作的作品都得不到保护,创作者们奋起抗议都得不到保护,国外的作品就更不用提了………………

法律不健全的关系。

虽然我个人见解和个人的道德观是觉得共享资源没问题,但如果法律规定了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我还是会遵守的。因为这就不是主观而变成了客观的事实。共享资源,或者共享某特定资源是否是一件错事,不应该由个人价值观道德观判断,而应该由法律来判断。

在日本,在美国,法律告诉大家你们要是发布受版权保护的作品的资源是错误的,所以大家都不做。但在中国,法律规定的受保护的范围模糊不清,漏洞层出不穷,惩罚完全无力(参考郭小四靠抄来的书卖了多少,判他赔多少,以及他死不认账的态度),让版权保护在中国变成了一个笑话。

创作者们觉得不好笑,笑的人是那些态度和意识都不正确的既得利益者们,包括免费享受资源的读者和靠盗版赚钱的企业家诸如李彦宏马化腾(偷创意也是盗版)。

没有国家机关自上而下的正确意识,就不会有创作者可怜的版权的出头之日。

 

以及写到这里我觉得我要纠正补充一下资源共享的概念,通过发布别人创作的东西来让自己获利的行为不能称之为资源共享,这是有违共享精神的,这只是单纯的贼。而自己虽然不拿别人的东西来发却无视资源共享前提提供发布平台并且以此获利的,是贼大王——没错说的就是李彦宏。

互联网的资源共享精神真的是一件好事才对,在中国却变得这么恶心,沾染各种利益的熏腥,归根结底是法制的问题。我无法解决,也无法给出建议,我不是人大代表,我只是个屁民。

我能做到的事情也仅仅是在遵守前提的情况下进行资源共享——对不起我以互联网的自由、共享精神为豪,我也不打算停止。我确保我所共享的资源都附带原作者信息,我限定于中文论坛或者说中国环境下发布的各种资源都是在中国市场上无法购买的,也就是说并不会损害原作者的商业利益——没有在市场上进行贩售,当然无从损害起。我声明禁止二次传播,如果有人利用我发布的资源进行无视前提的再发布,的确算是我间接伤害到原作者的权益,但这个的责任大部分在再发布者,当然如果追究,我也愿意承担责任。资源共享并非义务,但有风险。我有这样的觉悟。

可即使如此,我也还是希望看到一个健康的资源共享的环境,谁都能为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的创作者创作出来的作品而感动,每位创作者创作出来的美都能最大限度地被人欣赏,而人们也能怀着欣喜与敬意去期待去购买每一件作品,创作者也因为欣赏者范围的扩大增多而获得更多的鼓励以及利益……

或许这些在别的国家已经渐渐在被实现,我只希望在中国,不要让我太晚看见。

异世界的行者——平泽进

2011年02月6日星期日 归类于:文载道 评论:(0) 6,884 views

因为在微博上跟陈婴和切利聊起平泽进,想来把旧文贴一贴。

在今敏去世后我是有点懊悔干嘛那么早写掉平泽进的,但看着平泽进的推特,又觉得当时自己的情绪,大抵还是写不出来的。

那个对倒贴来的今敏态度一直很傲娇的平泽进,几乎是语无伦次地刷了好几条推,终于,“写不下去了。”。最后一条是“不去工作不行了。”

然后,再也没提。

子期已逝,伯牙大抵是要绝弦了。在今敏遗作《造梦机器》之后,我大概再也听不到平泽进为动画配乐了。

 

——原文刊载于《听动漫》第四期

未命名

这是前言,这也是娱乐八卦

或许,把“平泽进”三个字放到大家面前,大部分人只有“平泽进?谁啊?”的反应。也难怪,他的名字并不像其他这个栏目里做过的音乐人一样让ACG FAN如雷贯耳,所以,这次让我改换个方式来向大家介绍他吧!从《轻音》开始!

——你没看错,是从《轻音》。

《轻音》的动画热播刚结束不久,就已经有人考据出故事中的女子高生四人乐队每个人的名字都出自日本一支电子流行乐队P-MODEL的成员:平沢進、秋山勝彦、田井中貞利、ことぶき光、中野照夫,对应平沢唯、秋山澪、田井中律、琴吹紬(ことぶき つむぎ)、中野梓。而配角顾问老师山中佐和子(山中さわこ)以及小唯的青梅竹马真锅和的姓氏对应的捏他人物则为另一个乐队the pillows的成员山中泽男(山中さわお)和真锅吉明。

对应剧中第一女主角平泽唯的,是平泽进。

这个1954年出生的大叔,现在已经55岁了,却依然保持着一颗年轻而幽默的心。在向大家介绍他的音乐之前,不如让我先让一段小八卦来增加“平泽进”这三个字的亲和力吧——这也是这一次想向大家介绍他的原因:

2009年是平泽进职业出道30周年、个人单飞20周年纪念,于是他从9月1日起到10月1日为止共在日本著名的视频动画网站nicovideo上发布了5段宣传视频,并且在10月1日开了特设网站“还弦主义8760小时”,同时平泽进也在自己的微型博客twitter上更新报道了。然后没多久平泽进就跑去泰国旅行了。等到25日平泽进回国后……事情就发生了。
从twitter开始。回国后的平泽进看到自己的微博上follow人数的变化。(follow:在微博twitter上,你关注谁的twitter,就follow谁,类似收藏功能。Follow数直观地显示人气度的高低。)

*以下粗体引用内容来自平泽进的twitter:

Susumu Hirasawa: 帰国した (回国了)
Susumu Hirasawa: 日本は寒いな (日本真冷啊)
Susumu Hirasawa: たいしたこと書いてないのに3280人とはどういうことだ?おい。 (我没写啥东西吧follow怎么达到3280人了?喂。)
Susumu Hirasawa: 間違えてないか?私は平沢進だぞ。平沢唯じゃない。 (没搞错吗?我是平泽进哟,不是平泽唯。)
原来平泽进知道自己被捏他的事实,在拿这一点吐自己的槽呢!

很多日本的FAN也因为一把年纪的平泽进居然也知道萌系新番动画而感到兴奋,在平泽进的这句发言之后,日本最大讨论版2ch上出现了场面热烈的帖子讨论,而关注他的人也越来越多。在10月27日6时左右达到了7500人,在29日21点半更是突破了9700人。
看到了这些变化平泽进又做出了新的发言:
Susumu Hirasawa: 平沢唯って書いたから?それならお気の毒に。場所間違えてますよ。もっかい書いてみよう。平沢唯。情けない・・・・・ (是因为写了平泽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们还真是不走运呀,找错地方了哟。再写一次试试。平泽唯。真可耻啊我……)
Susumu Hirasawa: 平沢進というのは分かりにくくて不親切で憎たらしいんだ。あんたが期待している男じゃない。さあ、回れ右!!! (平泽进据说是个既难懂又不亲切的可憎家伙。嗯,我不是你期待的男人。来,出门右转!!!)
Susumu Hirasawa: こっちみんなーーー!!!(C)あんどう蒼 (不要看我———!!! BY 日本某著名人妖)
Susumu Hirasawa: 平沢進というのは「な~に~?この音楽、きもちわるい」とか、そういう類だから。かわいくないから。 (平泽进的话是给人“什~么~啊?这种音乐真让人不舒服”这样类似的感觉的吧。因为一点都不可爱嘛。)
Susumu Hirasawa: 友達減るから。 (好友人数减少了。)
Susumu Hirasawa: 私が「平沢唯」と書いたことにより、多くの皆様を誤った場所に導いてしまったことを深くお詫び申し上げますから。 (因为我写了“平泽唯”而把大家误导来这里,我感到深深的歉意。)
Susumu Hirasawa: これで減るかどうか試してみよう。「平沢進」 (那么减少follow试试吧。“平泽进”)
看到最后一条的时候笑出来的人请举手=v=

不过还有呢在后头。越来越多知道《轻音》的人过来将他当成“哦哦原来他就是原捏他!”来围观。
Susumu Hirasawa: 増えるのもいい加減にしえ欲しい。「平沢?だれそれ?」と言われる快感を奪わないで欲しい。 (希望follow不要再增加了。希望不要夺走我听到“平泽?那是谁啊?”的评论时候的快感啊。)
Susumu Hirasawa: おい、オマエたち。「アレ」は絶対言わないからな 喂,你们这些家伙。“那个”绝对不能说了啊。
Susumu Hirasawa: おい、おおむね一万人の有象無象。私は「元ネタ」ではなくて「本物」だぞ。そのように認知しなさい。 (喂,居然快到一万人了。我才不是“原捏他”而是“本物”啊。拜托请有这样的认知啊。)
Susumu Hirasawa: なんか私は道を誤り始めていると気づき始めている。ここはこんなこと書くために始めたんじゃないぞ。もう話題にすんな!!ほっとけ!! (我开始觉得我好像误入歧途了。 这里就是为了不再继续这样的话题的开始了。别再继续话题了!!别管了!!)
Susumu Hirasawa: アイコンの写真、もうちょっとイイのにしようかな」とか脳裏をよぎった自分を罰したい。 (“头像的照片、选张更好一点的用吧”好想抽脑袋里这么想着的自己。)
就这么……傲娇了的55岁音乐人·平泽进,其实连默默喜欢了他很久的我都很难相信原来他还有这样的萌点(扶额),跟他的音乐完全不搭呀!

那么,在这个略长的前言(其实基本都是娱乐八卦)之后,还是正式来开始介绍平泽进,以及平泽进那美妙玄奇的音乐世界吧。

 

音乐之路发进点:P-MODEL

就像一开头提到的一样,介绍平泽进,就绝不可能不介绍这支名为P-MODEL的电子流行乐队。它是平泽进正式进军日本乐坛的代表,却命途多舛到或者我该花全部的篇幅来介绍他们。

出生于东京的平泽进大学也在东京念,当他还是学生的时候,正值前卫摇滚从遥远的英吉利海峡漂洋过海登陆日本并且引起强烈风潮,平泽进不可避免地被这种新形式的音乐吸引以至于沉沦到学美术的他开始和朋友们组成乐队。他的第一支乐队,并不是P-MODEL,而是名为MANDRAKE,由他、田中靖美、田井中贞利在1973年左右组成。乐队在当时各处活动积攒了一定人气,或许因为如此,平泽进发现了自己的才华所在,于是决定将音乐当成自己的毕生事业来发展了吧。

1978年,MANDRAKE解散,但新的企划却正在形成。1979年,签约华纳唱片的新乐队P-MODEL出道了,除了MANDRAKE的原来三人以外,还有一个新成员秋山胜彦——秋山是MANDRAKE时代成为他们的FAN,而这次,则变为了成员加入。不过,不变的是平泽进一直都是领队。

甫一出道的P-MODEL,用自己对音乐全新的理解和崭新的技术力赢得了世人的关注,走的是电子、技术流的路线,在当时和其他两支日本电子乐队HIKASHU、Plastics并称为“techo御三家”。

平泽进那时对音乐有着无限热情,用简陋的模拟合成器创作歌曲、在取样机普及之前,他就靠自己动手改造录音机来录制修改自己创作的音乐了;并且在同时他学习从不同的乐曲不同的地方取得音源来进利用。他创作的曲子,在电子的风味之外却融入了民族调和世界音乐的风格,从最早第一张专辑《IN A MODEL ROOM》开始,他就奠定了这种独特的风格。

P-MODEL的早期作品产量不错,到1988年第一次乐队活动冻结为止,一共发行了7张大碟和4张单曲,并且在日本各地举办LIVE。在这样的成绩之下,乐队却在1988年宣布活动冻结,什么时候复出未知。

随后的1989年,平泽进个人出道,开始了自己的单飞路程。不过,他却从没有忘记过P-MODEL,毕竟这是他的出发点。仅仅时隔2年,1991年平泽进就宣布了P-MODEL的解冻复出。不过,在这次复出后,乐队的作品数量开始减少了。1993-1994年乐队再次暂停活动、到2000年乐队三度停止活动为止,一共只发行了5张大碟和3张单曲,以及4张LIVE CD,还有其他几张混音CD。不过这一切只到2000年为止。2000年,平泽进对外宣布进入乐队的“培养期”,停止了乐队的一切活动。

虽然没有说明,但其实P-MODEL的停止活动,还是有众所周知的原因的。那就是关于音乐著作权归属的矛盾问题。

在日本,音乐作品都将交由JASRAC(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来进行管理,但JASRAC却在平泽进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的一部分作品的著作权“永久转让”了出去,身为作者的平泽进对此极其愤怒,在和JASRAC交涉未果后,平泽进选择了舍弃和华纳公司的契约关系,放弃了自己已经是一流音乐公司一流音乐人的地位,选择把自己的权利牢牢握在自己手里。这么做的结果是P-MODEL的作品将不能在一些大型的卖场上贩卖也不能很好地做宣传,但平泽进只是嘲笑着“业界的丑恶勾当”一边嗤之以鼻。

由于被限制,P-MODEL的CD变得非常难以入手,于是,从1998年开始,P-MODEL就开始了网络上贩卖MP3专辑的形式,而不是专注于发行CD了。他们是日本最早开始通过网络贩卖MP3的乐队之一,这也是P-MODEL在日本音乐史上地位重要的原因之一。

但是这样毕竟对于乐队有很大的影响,所以,P-MODEL的活动就此暂停了。这支有着自己独特世界观以及辨识度极高极有特点的节奏的电子乐队,就这样杳无音信。对于听者而言固然是损失,但平泽进刚直不阿地选择自己身为一个音乐人的骨气却依然让人敬佩。

更何况,他的个人活动还没有停止呢。

 

个人专辑:民族调与世界音乐的电波

从1989年第一张个人专辑《时空の水》开始,平泽进就平行着进行自己的个人音乐活动和乐队活动。

相比起P-MODEL那稍显浓稠的电子乐风格,其实个人更欣赏平泽进的个人专辑。平泽进有一把中音的好嗓子,在P-MODEL时期担任领队的他就包办了乐队绝大多数的词曲创作以及吉他演奏还有主音,单飞的时候就更是他一个人的创作之路了。

第一张专辑就可以用惊艳来形容:无论是《ハルディン ホテル》那带有一点进行曲意味的旋律,还是《魂のふる里》那融入自然的关于回归的鸣喊;无论是《仕事場はタブ》里民歌味道十足的男女和声,还是《时空の水》的宁静悠然的意境;无论是《ソーラ レイ》那多少有点奇怪的电子碎拍,还是《金星》的凯尔特旋律,平泽进在这一张专辑里放入了太多太多的元素,却又将它们平均地分配进每一首乐曲中,如此和谐。

而他最显著的特色:民族调和电子乐的融合,也是从这一张专辑里开始。

1990年他的第二张专辑《サイエンスの幽霊》和1991年第三张个人专辑《Virtual Rabbit》都和第一张一样,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元素,很明显地感觉得出他在进行风格的尝试。前者的专辑设定关键词是“科学的不合理性”,后者则是对于梦的世界的探索。多少都是有点诡异疯狂的味道,不过实际上却因为还在摸索阶段反而没有后期作品来得诡异。而科学与梦幻这两个主题,几乎贯穿了他未来的所有重要作品。

1994年,在发布了精选集和LIVE CD之后,像是宣告一个段落终结要另起一段似的,平泽进的第四张个人专辑《AURORA》又给人以完全不同的感受:洗练的、空灵的、悠长的,如同标题吟诵着的曙光女神一般,祥和宁静。这张专辑中电子味很少,慢板的歌曲较多,能让人比较清晰地聆听感受平泽进的嗓音。

然而就在这样平缓的一张专辑之后,因为去泰国旅游,受到新的影响又有了新的变化的平泽进的第五张专辑《SIM CITY》则是异域风味相当浓厚的一张专辑。从这种专辑开始平泽进跟泰国有了不解之缘。接下来的第六张专辑《SIREN》中,也有很浓重的泰国风味。这段时间的平泽进,有点沉溺于东西方神话交融的感觉呢。

不过,在这段时期过去,从第七张专辑《救済の技法》开始,平泽进的风格进入了稳定成熟的时期。这张专辑似乎是回到了最初的个人专辑的感觉,以电子和民乐的结合为主,完全酝酿着属于平泽进自己的独特世界观和个人风味,几乎整张专辑都值得推荐!到了第八张专辑《贤者のプロペラ》,平泽进已经非常熟练地将世界各地风味的元素信手拈来一般地放进自己的音乐里,反而构成了一个绚丽的幻想世界。而听过《千年女优》的OST之后才认识平泽进才听到他这张专辑的人大概有很多耳熟的地方吧,这张专辑里有很多曲目就是《千年女优》的原型呢。

此外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就是《贤者のプロペラ》发行于2000年,正是前文中提到的他与JASRAC决裂之后,这张专辑他甚至没有在专业的录音棚或者音乐公司的帮助下录制(也有可能是被拒绝),而是全部在他自己家录制完成!看来多年过去,平泽进的技术力也没有退步嘛……

2003年的《BLUE LIMBO》是以反对战争、宣扬和平而制作的专辑。因为反对伊拉克战争,平泽进创作了2首反战歌曲放在自己的官网提供给大家免费下载,即是这张专辑的曲目《高贵な城》和《Love Song[2003年ver.]》。平泽进为此写了一篇名为《杀戮への抗议配信》的留言,他在留言中说“为了反对这一切的不公,我作了这些曲子,将它们献给世界上所有和我持相同态度的人们——永远远离大屠杀! 就个人而言,人们反战都有各自的动机和不同的立场。然而,无论是谁下载我的曲子,在惨剧即将来临之际,我只希望我的音乐可以激起人们的反战意识!”。而这张专辑的大气辽阔之感,也正是来自于他正直的灵魂。

而2006年的《白虎野》和2009年的《点呼する惑星》是平泽进最新的两张专辑,一张幻想风一张宇宙风,每一张的完成度都相当的高,同时收入了他为一些电影创作的歌曲,也是新接触平泽进的人最快认识他的捷径,因为熟悉程度会比较高。

听平泽进的歌,总会在听到第一个节拍开始就踏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如果说作家用笔、画家用画来向大家直观地描绘一个新世界的话,那么平泽进就是用他的歌声和乐曲,通过声波,直接将新世界盖在了你的脑海里。他极其有个性的乐曲带来的异世界氛围再明显不过,通过他的曲子,你听到的决不是普通的POP调,而是一种世界观,一个直观的世界。这是他的个人能力以及个人魅力所完成的事情,而我们只有惊讶着聆听并且陶醉其中。

 

配乐:世界观与世界观的互补

正如我所评论的一样,平泽进的作品,有很明确的极有个性的世界观,那么,在他接下为影音作品配乐的工作时,这种强烈的个性是否会形成妨碍呢?

而事实是:没有。

甚至可以说,他的乐曲,和原作的世界观进行了互补,有了他的音乐,才得以让原作的世界更加完整。

平泽进第一次为其他作品担任音乐制作,是1991年开始发售的OVA动画《DETONATORオーガン》。这部柿沼秀樹原作、大張正己监督的3话OVA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反响,音乐也并非十分出彩,平泽进为其创作演唱的歌曲也都收入在了自己的个人专辑《Virtual Rabbit》之中了。

他第一次在配乐领域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还是1997年,他第二部担任音乐制作的作品——《剑风传奇》。原作者三浦健太郎是平泽进的忠实FAN,在他的指名要求之下,制作组请到了平泽进担任本作的动画、游戏的音乐制作。而平泽进丝毫不负众望,120%地完成了大家对他的期待。

要怎么评价他为《剑风传奇》这个残忍苍凉又壮烈的英雄传奇故事创作的音乐呢?引用原作者三浦健太郎的话:“这音乐诠释了宇宙的真理。我似坐在了一个四方形的房子里,看着窗外闪耀的宇宙大战,并有古怪的行星从身边划过,或回到了千万年前的原始森林中见到奔走的直立猿人。”《剑风》是什么?你不需要看漫画不需要玩游戏不需要看动画,你只需要听平泽进的《forces》就够了。

伤还未愈 地上的血红已被洗净 就这样静静睡去
繁星哟 复述着今夜的壮烈
不会忘记这样的夜晚 你的故事
寒夜里孤单一人独自生存
未曾消逝的声音啊 如今 仍向往着复苏的力量”

而在《剑风传奇》DC版游戏《千年帝国の鹰篇 丧失の花章》的OST中,他甚至将这种壮绝大气再次升华了,仅凭《forces II》和《Indra》就征服了无数人——国内最早认识并且热爱上平泽进的人,包括笔者在内,都是因为当年的《动漫时代》向大家推荐介绍了这两首曲子的缘故。歌曲中那种雄浑激昂的感觉,仿佛格斯和格里菲斯坚定而勇往无前的战斗就在眼前,音符间擦出的是冷兵器的火花,唇齿撞开的是盔甲的残片。

因为世界观的缘故,平泽进并没有在这两张OST中放入太多他标志性的电子元素,也调弱了民族音乐的要素,而是配合着原作,创作出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架空幻想世界。《剑风传奇》的原作故事虽赞,但动画制作仅为一般,游戏虽然号称DC上最强动作游戏,但很快也被PS2浪潮淹没,而让世人将它们一直铭记到现在的,不可以不说是平泽进音乐的功劳。

懂得慧眼识英才的也不止是三浦健太郎,著名的动画导演今敏从他的代表作《千年女优》开始,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找平泽进合作,而两人之间的天衣无缝也只能让人欢喜着每作必收OST。

作为动画监督,今敏的风格是擅长在现实和虚幻间进行切换。从他的成名作《perfect blue》开始,到《千年女优》到《妄想代理人》,到最近作品《paprika》为止,主人公都进行了现实与梦幻之间的交替,这种虚实感更替的平滑过度,以及整个氛围的区分以及营造,都少不了平泽进音乐的功劳。

而这几张OST中,《千年女优》的OST可能是一些人熟悉起平泽进的开始。这张OST如果不配合动画食用,可能并不太能和动画主题联系在一起。女演员千代子在动画中穿越的时代从日本的江户时代一直到人类登月的未来,线索则是千代子一直怀念的,在被派去中国参加战争后就再也没回来过的“键君”。这个时代感极强的故事,平泽进依然放进了他标志性的电子元素,然后用不同的时代感的民族调来调和,营造出每个时期截然不同的时代氛围。我们跟着音乐,荡漾在千代子所处的每个时代的风口浪尖,看着那不变的一张脸宁静地去面对那穿越千年的轮回,却一直在寻找着一个人的背影。那种荡气回肠的爱恋,只有在平泽进音乐的衬托之下,才让我们对这部动画如此刻骨铭心。

《妄想代理人》并不是一部热门的作品,今敏用它不长的13话篇幅来探讨了现代人心中的压力、迷惘、不安、出口与借口……那个手持铁棒袭击人的少年是否真实存在?你希望他在,他就在,你不希望他在,他就不在。平泽进为这部动画配的音乐,穿插在电波之间的虚虚实实有着很大幅度的跳跃,似乎是疾速飞驰的OP和祥和宁静的ED之间一个混乱却有脉可循的过度。这部动画的配乐有着一种恰到好处的夸张,平泽进的烙印被放大,却又是无比的衬合主题。紧张、悬疑、血、温暖、逃避、安宁……每一段配乐都有一个明显的主题,不需要说明你就可以听出。这部内涵动画,配乐同样不让人失望。

而《paprika》则更是达到了一个梦幻的极致。这同样是一部讨论内心的作品,甚至有一个“盗梦侦探”的译名,今敏就是如此喜欢探究人类的深层潜意识,探究“梦”。而平泽进配合他,为片中许多梦幻的场景配上了出色的音乐。无论是神奇的游乐园,还是会说话的玩偶。这些充满喜色却无比吊诡的场景,在平泽进的音乐里又达到了一个巅峰。今敏在谈到《paprika》的音乐时候说:“我20年前就开始迷上他的音乐了。没有他的音乐,《paprika》会是部很不一样的电影。他的歌曲是神话与科学两种对立的势力的较劲,听他的歌给我很多的灵感,好比我会边听他的歌,脑海边出现‘即将死去的孩子们在清澈碧蓝的晴空下大笑着’的影像。我被他歌里的世界观深深影响,你可以说,如果没有他的音乐,我今天或许也许做不成动画导演了。”可见,《paprika》是在一种互相影响的状况下诞生的,而开始它,又完善它的,都是平泽进。

如果说《剑风传奇》时平泽进尚是配合原作来进行创作,结果反而创造了动画、游戏之上的音乐,那么他和今敏的多次合作则是完美地进行了互补使得二者都达到了和谐。一方面是因为他和今敏都对“科学”与“梦幻”这两个题材有相同的执着,另一方面大概就是因为这两人波长相合吧。事到如今我想不光是今敏,我们也无法想象如果不和平泽进搭档,今敏还能找到谁来给他做如此相称的音乐呢?

 

结语:鹰翔万里,行者无疆

洋洋洒洒到现在,仍然觉得没有把平泽进和他的音乐详细地介绍够。因为他的音乐有太多元素太多技术太多可以详述研究的地方,也因为他这个人富有才华富有个性富有正义感又不失幽默,总而言之,他是一个极有魅力的音乐人。他,和他的音乐都那么有魅力。

他的民歌嗓他的电子乐,他自创的世界语他爱用的复数和声,他偏爱的东南亚他点缀的北欧风,他的笛声和萨克斯风,他的手鼓和合成器,他沉重的呼喊他愤怒的抗议,他尖锐的批判他卖萌的自嘲……他的作品似乎在广袤的音乐海洋中位置不是那么起眼,但是他的存在他的个性在这个音乐世界又是这么的扎眼,你没法不注意到他。

而当你注意到他,你要么全然不能接受他这突兀的个性,要么,你一样也会沉溺。

不做预言,请仔细来听,在这个他用音乐创造的神奇的架空世界里,有鹰飞过,他大笑着,日行千里。

未标题-1

【平泽进的CD封面色调还真是……一目了然的黑红偏爱啊】

近乡情怯

2011年01月26日星期三 归类于:文载道 评论:(0) 1,662 views

其实一直对自己明天,哦不,今天晚上就要滚回老家了是没有什么实感的。

没实感到周日晃晃悠悠骑车去一站地铁以外的物流寄了十五公斤的书的路上还觉得时间还早,直到店员小姐跟我说可能年前到不了。

哎?原来离过年真没几天了啊。

 

东西还完全没收拾。不过也是打算明天收的。虽然我很可能直接睡到了中午。笑。

对自己收拾东西的速度很有信心,所以这个夜晚我还是放在各种逛网站上。

上线的时候阿汤问我,是不是明天走,我说是啊。

她说,在家等你啊。

她又说,应该回归一次童年,再一起睡一晚上。

瞬间有好多记忆涌上来。

 

好多朋友玩《我的暑假》之后,跟我说好羡慕日本的小学生,暑假生活真丰富。

我没玩呢,那个游戏。但我嗤之一笑的原因并非因为如此,而是我觉得,我当年的暑假,可一点也不比他们差啊。

我最喜欢的夏天的味道,是躺着自己第一个家的水泥地板上,看着天花板上映着的泛泛水光,竟然觉得比阳光更耀眼,嗅着江水在夏天特有的腥气,窗外明明没有树,却蝉声鼎沸得仿如身在丛林。

那时候最期待的事情,是周末爸爸带我划着小橡皮船游向江心洲,满满摸一大袋子十几斤螺蛳回家,然后妈妈炒了,晚上边看电视边吃。家里口味重,辣到吃到一半就得去用自来水冲嘴巴才能继续,却仍然不想停口。

而在此之上更为期待的,就是招待朋友们来玩。那个夏天多么尽兴,除了阿汤,还叫上了小王八蛋,还有那俩双胞胎,都是当上在班上最喜欢的朋友。我都没考虑过5个小萝卜头家里睡不睡得下,后来是打横了抢占爸妈房间的大床,睡成一摊,就算再怎么难掩兴奋也扛不过疲惫,竟然没开成夜谈会,纷纷睡去。

呵,因为那个白天让老爸横渡江水四趟把我们几个小萝卜头分批两次送去江心洲各种玩,那水草、泥滩、江水的气息,我们打着赤脚在没有人类痕迹的沙洲上奔跑,泼水,欢笑。这样的记忆,像夏天的阳光一样闪耀。

后来跟阿汤有很多次睡在一起,扯各种淡,说开心的与不开心的事,但是她说,再一起睡一晚上,我竟然先想起了那个夏天,那个夜晚,爸妈的房间,小萝卜头们横七竖八地睡在并没有多大的双人床上,我甚至还记得从我躺着的位置看向衣橱的角度。

 

那个在江边的家,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家。

 

后来啊,离开家的日子非常多,但我一点也不怀念。很多事情,很多原因,我觉得我自己真是一个亲缘淡薄的人。对家乡,也并无留恋。它并没有带给过我什么。虽然算不上讨厌,但也并不喜欢。最为挂念的,也无非是从小吃起的,别的地方吃不到的一些小吃而已。

那里只是我的一个归处,却并非我心之所在。

甚至有过不少次,我觉得我真不在乎这个家乡,也不在乎回家与否。

不在乎,意味着“回老家”这件事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不拒接,不接受,不排斥,不喜欢,不讨厌。去一趟,而已。

但现在,终于开始渐渐体会到近乡情怯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在直面“变化”。

 

还是刚刚,回阿汤的话。

初四的小学同学聚会去不去啊,你去我就去,其他人反正都各种不认识了。

不过,XY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下午还在关小黑屋的时候,XY给我来过短信,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我直到晚上到家才看到,回,明天就走。

她很快回我:回来了联系我吧,给你发请帖。

才想起来,是啊,她过年的时候要结婚了。

 

前几天还在忙出片忙得天昏地暗的时候,老爸来电话,说大表姐要结婚了。

她好像是我们这一辈里第一个结婚的,但也老大不小了,28?好像。

老爸说,她明天结婚,你来不来?

我声音都不由得提高八度:她明天结婚你现在才跟我说?还问我去不去?开什么玩笑。

要不是还在忙出片还有别的事,其实我接下来的话会是“去,当然要去。”

虽然不见得感情多好,毕竟还是姐妹。结婚大事,我岂有不去之理。只能埋怨老爸说得太晚。

不过,当时接完电话还想着第二天至少打个电话祝福一下,结果第二天还是忘了。去唱K唱得欢。可见我亲缘有多淡薄。

二表姐虽然目前还没什么着落,不过她父母急得很,总觉得在大表姐之后迟早也会把她嫁出去的。

 

这一个二个都要结婚了。明年再见,是不是都抱娃了?

 

和阿汤说到同学聚会,我们都表示对在老家的同学没有太多兴趣,要去,也只是为了看看老师。

余老师在四年级接我们班的时候,还是刚从师范毕业的学生。

去年见她,儿子已经有三岁了,衣着臃肿,表情淡定,早已没有了记忆中属于年轻人的朝气。

陈老师当年可谓正当年,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特别有激情。上次见,当年乌黑铮亮的头发斑白了,发际线退后,眼睛虽然还亮着,眼角的鱼尾纹却层层叠叠,让人无法忽视岁月的刻印。

我现在,似乎比余老师当初接我们班时候的年纪还要大了吧。

 

还有啊,这次回家,再也见不到外公了。

 

 

平时总是没心没肺,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也没什么感觉。前几年回家,也总觉得好像大家都没什么变化。可是,突然这几年,每一次回家,都会面对很多这样的事情。

当年的朋友结婚生子,当年的长辈衰老垂暮,而未来几年,我大概还会发现又多了回去了也再见不着的亲人。

那个城市的变化都与我无关,可是这些人们的变化,提醒着我时间的流逝。

时光的河入海流,终于我们分开走。没有哪个港口是永远的停留。

至少现在还仿佛一直停滞时间的自己,什么时候也会成为提示别人时光变化的存在呢?

我在这么问着自己。

 

所以,近乡情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