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5

会以为我忘了吗?怎么可能。几乎是故意的,在刷了一天京东店庆、肝完全刀飘花之后,悄悄地来写我的纪念。 Clamp之于我仍是话题,仍在继续,不过除了在微博上晒买买买以外也并无其他,甚至新连载也是等到单行本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