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ピグマリオンの影

2011年12月4日星期日|by:kamui520

又是突发奇想的梗,以为不会长所以直接写了,写完一看还是有7Korz

写下来还算顺畅但我个人觉得不算顺利。有不满意的地方,中途甚至想推翻重来,不过还是懒了算了。

这篇还是没有什么CP倾向,但请各位记住作者是个虎兔党=v=

 

Attention

超架空,24话时候虎叔死亡设定。
虎←兔
黑虎无机质低智能android

 

OK的话请继续。

阅读全文 »

【T&B】Constraint of ring

2011年11月22日星期二|by:kamui520

第一篇Jealousy of ring之后的第二篇Monopoly of ring里我就提过了还会有这么个第三篇。

实际上这篇是写得最累的。第二篇其实写好很久了。一直等到今天写完了这一篇才一起发。

这篇自然是虎叔的场合。跟前面一样,解说在后面。

虎叔……大概从某些角度看略有些渣,请做好心理准备。

OK的话请继续吧。

 

↓↓↓↓↓↓↓↓↓↓↓↓↓↓↓↓↓↓↓↓↓↓↓↓↓↓↓↓↓↓↓↓↓↓↓↓↓↓↓↓↓↓↓↓↓↓↓↓↓↓↓↓↓↓↓↓↓↓↓↓↓↓↓↓↓↓↓↓↓↓

 

友惠刚刚离去的时候,天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气力,才不至于崩溃。
甚至立刻转身投入工作,其实自己知道再明显不过,只是为了分散注意力。
虎彻并不是会寻死觅活的人,即使这个痛锥心刺骨,他仍然会向前,努力地活下去。
虎彻知道,友惠也认定了他这一点,才会任由他离开病房。

生活仍要继续。
可是难熬。
葬礼上,虎彻握着友惠的戒指,仰天嚎啕。一直到一切仪式结束后,握紧的拳头已经麻木,无法掰开。
母亲很担心。最后拿走了友惠的戒指,放在了老家,友惠的遗像前。
母亲后来对他说过:“戒指先放这里吧,如果以后还能碰见喜欢的姑娘,再买戒指给人家。”
但虎彻知道,不会再有了。
自己手上的戒指,并没有打算取下来。
友惠是不可替代的。

巴尼也不能。
虎彻一直都没有想通,自己是怎样允许这个孩子闯进了自己心里的。
或许是因为最初太小看他,不曾料到他的执着与大胆是如此犀利的武器吧。
当发现自己居然真的考虑起了他的告白的时候,虎彻回了一趟老家。

没多说话,他直接去了友惠的遗像前,拿起了那枚戒指。
旁边的母亲看着,叹了一口气:“唉,又出什么事了吗?”
虎彻没回答。
安寿继续说着:“你啊,不要太依赖友惠了。这几年来,你一开始是想友惠的时候才回来拿戒指,后来自己有事想不通也来拿戒指,友惠的在天之灵都要笑话你啦……”
虎彻挠挠头:“妈,别说了,没什么事,我等下见到小枫一会就回去。”
安寿看着虎彻,摇了摇头。最早还期望过,小儿子能再找个伴。他一辈子还很长,作为母亲,并不希望他孤单地过。但是,每次看到他看向友惠照片的眼神,安寿就懂了,还是去惦记大儿子比较靠谱点……

虎彻吻了一下掌心的戒指,然后摊开手掌注视着。
那枚细小的戒指静静地躺着,圈住了掌中的纹路。似乎有这样的说法?这条是生命线,这条是事业线,这条是婚姻线……那么它们此时,都被这枚戒指圈住了一部分,看起来,与其他的部分完全割裂。
走得出吗?这三条线,还能延续吗?
这枚戒指所代表的“过去”,圈住了自己固定在原地。
不,并不是被这枚戒指所束缚,自己手上那枚一直不取下来的戒指才是真正的束缚吧。
不愿取下,不愿承认,不愿走出。
这份死的怀念,直到现在,还无法结束。
虎彻叹了一口气。犹豫了许久,还是放下了友惠的戒指。

应该试着,走出来吗……?

一直到接受了巴纳比之后,这仍然是个问句。
虎彻还是没有弄清,对这个青年,自己心中的感动、同情、怜惜、父爱的比例到底是多少。
爱呢?
只有这点不一样。跟友惠那时候不一样。

对,虎彻在心中不断在和友惠比较着。自己对于巴纳比的感情和对友惠的感情。
没办法,自己只拥有过友惠,并没有过他人,所以只能这么比了。
那么,答案当然是:完全比不上。
没谁能和友惠相比的。任何人。

但即使如此,放弃吗?拒绝吗?
虎彻还是犹豫了。
做不到。
对于这个青年的感情太过复杂,无法应对。这是跟当初对友惠完全不一样的情感,但似乎……也很重要。
虎彻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迷惘。
怎么办,又想向你求助了啊,友惠……

虎彻猛地打了个冷颤。
瞬间,想揍了那个再次想要回去手握友惠戒指的自己。
——那样岂不是一点改变都没有吗!

虎彻抬起手,盯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许久,叹口气放下。
有些问题,以自己的脑袋是怎么想都不会有结果的。但虎彻知道有些事情是确定的:这枚戒指,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取下来了。
但是套在了心中的,友惠的那枚,应该还是可以拿下来的吧。
至少此时,自己是有了不想再依靠那枚戒指的意念了。

虎彻明白,这两枚名为“过去”的戒指箍住了自己的双臂,所以即使他其实想、其实也愿意去拥抱巴纳比,也无法抬起手臂。
不过——他用拇指指腹摸了摸那带着体温的、温润的金属,微笑了起来——不过,这枚指环,是寓意幸福、也的确给他带来过幸福的东西,所以,他相信,它并不会伤害那只小兔子。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可以的吧。

 

———————————————————————–

标题依旧直白。虎彻的主题是“束缚”。

因为最初想写的点在“虎彻如何处理友惠的戒指。”我之前想过蛮久的。

合理的安排当然是存放在老家。

可是我觉得虎彻会想。即使明白放在老家是正确的做法,但他还是会想念。

我甚至想过让他一直把那个戒指带在身边,又觉得那矫情得有点过了。

他会想,但他的确比谁都清楚,生活还要继续。

但是他在驱使着自己拼命往前走的时候,心还留在了原地,留在了“过去”里。

这个束缚不是友惠给他的,是他自己给自己套上的。因为他情愿留下。虽然知道必须向前,可是这幸福得无法取代的一段时光,谁舍得离开?

所以他潜意识里,还是把自己用“过去”束缚了起来。

但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尤其他遇见了巴尼。

我觉得不光是我自己个人的设定里,应该说,不论兔虎还是虎兔,兔子都应该是比较主动的那一个。所以当虎彻在没人干扰的情况下还可以暂且自己放任自己留在过去,但当他处于被动的时候,他还是会想要一些变化的。虎彻还是一个积极、向前的人。

只不过他脑子不好,不知道该怎么做(笑)。

不,我不是说他笨,而应该说,这样的事情他没经历过,而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会有个标准答案,所以他迷惘了。即使想着“走一步算一步”也还是迷惘的。

 

这篇我写得很痛苦就痛苦于,我也很迷惘。我定了主题,定了点,却还是觉得迷惘,迷惘于如何写他的迷惘和束缚。

成稿如此,我并非满意。但至少它够“迷惘”,我也不想再拖,就这样了吧。

虽然这是字最多的一篇,但因为主题是这样的,无法干脆利落的表达,结果也纠缠成了这样。

而且,这个故事,这三篇故事,都没有结局。

跟玉米讲的时候,说“如果是希望HE的话,那最后,我就让他拿掉至少一个戒指,从心头彻底拿掉。”但其实我还是想以束缚为主题……所以到最后虎彻都没有拿掉任何一个戒指。但他开始“想拿掉”了,我觉得这样也就够了。

 

这三个人的确无法幸福呢,每个人都拥有有关戒指有关幸福的残片,但永远拼不到一起。最幸福的其实应该是友惠,可是她早死了。兔子还要尽多大的努力,才能让虎彻更多地为他想而不是想起友惠?而虎彻还需要迷惘多久,才会自己挣开束缚去拥抱巴尼?我真心不知道。

但我是作者,我在期待这样的好结局,那这个故事即使我没完结它,它也会在屏幕那边的平行世界里有个好结局的吧。

 

 

END OF THE RINGS

【T&B】Monopoly of ring

2011年11月22日星期二|by:kamui520

写上一篇Jealousy of ring的时候,本来是打算就那样的。阿药说这设定可以写更多,“这三人都无法获得幸福,不能接续的时间和停滞在过去的一部分,所有人都只能得到支离破碎的残片”。这句突然就戳了我一下。

不过还是不打算扩写啦。最终演变成写三个断片,都是这三个人,都关于ring。

简称,指环王三部曲(超级大误(被巴

每一个断片的时间段都不一样所以请不必把它们当连续的看。

这篇是很快就写好的,友惠篇。

友惠略黑。

OK的请继续。

↓↓↓↓↓↓↓↓↓↓↓↓↓↓↓↓↓↓↓↓↓↓↓↓↓↓↓↓↓↓↓↓↓↓↓↓↓↓↓↓↓↓↓↓

其实虎彻不知道吧,没事的时候,自己总是会把结婚戒指取下来看。
不为别的,光看着戒指背面刻着的“KOTETSU”就能觉得幸福。
怎么就会如此喜欢这个人呢?
友惠看着戒指,咪咪笑着。

是啦,他是口齿笨拙,而且莽撞,就算当上英雄了,也总是惹了各种麻烦,拿着被扣得没剩多少的薪水讪笑着回来。
可是,我是知道的哟。这个人有多么温柔、率直、富有正义感。他的目光是多么的坚定执着而不掺杂质,笔直地盯着前方。和他的梦想一样,无限延续。
虎彻的梦想是成为英雄,为救助弱小而使用他的能力。
他是这个城市的英雄。
连他自己有时候也会说,英雄当然要以英雄的工作为重啦,全年无休不能太过注重儿女情长啦,我是属于斯特恩比尔德市的大家的啦……
友惠总是微笑着听着。
偷偷在心里说着:对不起了斯特恩比尔德的市民们,其实这个人是我的啦。
然后得意地笑。

怎么会不知道?从很早前开始,这个人的目光总是在搜寻着自己。没找到自己就开始坐立不安。而无论有什么事,无论自己在不在他身边,他第一个想要和人分享的对象也是自己。据说他在公司的时候还会无意识地喊出自己的名字……
他会全力以赴地工作,尽心尽责。但一旦确认已经完成了自己该做的事,他的心就不远千里地奔向了自己身边,比他身体的行动还要快。
再笨拙,也会为自己手制各种小东西;再健忘,也不会忘记和自己的每一个纪念日;再莽撞,拥抱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温柔得像接过稀世珍宝。
啊!神啊,我是如此地被深爱着。

“这个人是属于我的。”丝毫不需要用语言去确认,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证明这一点。

所以大大方方地让他出去工作,大大方方地允许他不陪在自己身边,大大方方地对他说,你去吧,还有别人在等着你。
哪怕知道,或许这就是最后一面。

友惠倒下的时候,视线固定在了无名指的戒指上。

时间的线,在这里断点。我拥有你,直到生命完结。

——————————————————————————————————

姑且算是解说和自己的想法吧。不过这篇没上篇那么麻烦(笑)。

标题超直白。

友惠的主题是“独占欲”。

我写的时候,本来在“友惠倒下的时候,视线固定在了无名指的戒指上。”之后,是想写友惠的内心独白,对虎彻有不舍有担忧……但突然觉得,似乎不应该是这样,这样太没劲了。
友惠应该很清楚,她真的是完全拥有了虎彻。
完整、完全地。虎彻的身心,都是她的。
但她拥有这个完整的虎彻直到她最后一刻,虎彻呢?
其实,她也深爱着虎彻的话,即使到了最后,也不愿去想这份曾经属于自己的,完全的爱,还会再给别人。爱都是自私的。我自问我自己也没那么大方。即使会“希望他幸福”,但“有这个祈愿”和“不愿去想象”也并不矛盾。
她很满足于虎彻这份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爱,她不愿去想在她离去后的事情。即使明知道虎彻可能会放不开,也不愿意去宽慰。这就是她对虎彻的独占欲了。
我这么考虑着,所以我直接删掉了本来想写的心理描写,直接完结。对于友惠而言,这一段也完整了。

这篇短,我收得也快,比巴尼那篇还要干脆。

我不想友惠就那样成为一个被大家交口称赞的圣母,然后贤惠地把她最爱的也最爱她的虎彻,毫无芥蒂地就这么交给巴尼。她可以不讨厌巴尼,可以不讨厌卡莉娜,可以不讨厌任何一个虎彻的追求者。

但,“虎彻是我的。”这点会是她绝不会退让而且比谁都有自信的根源。即使她在天国了,这一点也不会变。

你的角色深度經得起考驗嗎?創造角色20問

2011年11月17日星期四|by:kamui520

嘀咕上看来的。

想了想能拿来做的大概只有某个打算继续写下去的架空奇幻的女主角……然后我发现我已经忘记她的名字了= =|||

嘛,写写看好了…………对塑造角色比较有帮助,也算是mark一下。

 

【角色名稱/性別/年齡】

艾琳·诺加德/女/不详(外表20代)

 

1‧角色的父母是誰?角色是否由他們撫養成人?
如果不是的話是什麼原因?又是由誰撫養的?

父母名前不详,无设定。艾琳并非由他们抚养成人。龙族向来不是群居生物,在艾琳成长到可以自己行动了的时候,父母便不管她了。龙族天生的强大以及知识继承完全能使她自由地长大。

 

2‧角色有從小時候就是死黨的好友嗎?有兄弟姐妹嗎?
他們現在在哪里?角色和他們還有聯繫嗎?還是已經分開了?

无亲友,也无姐妹。金龙是濒临灭绝的种族。硬要设定的话,我大概会设定这个世界上只剩个位数条的样子。龙族的独行性使它们之间彼此也很淡漠。艾琳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否生存。最后一次听到他们的消息也是好几百年前了。(不过还活着)时间对龙族而言没大意义,偶尔云游碰到同族倒是会打招呼的样子。

其实真要说,艾琳的父母也是会关心一下女儿的,如果想得起来的话。然而这频率……大概也得几百年一次?嘛,说了时间对龙族没大意义。

 

3‧角色的童年是什?樣的?平靜寧和還是動蕩不安深受創傷? !

在能独立行动之后,父母就离开了安西菲尔德里斯族代代相传的巢穴(龙族只在产卵时候回到自己的“祖宅”),而艾琳则留在了有着无穷无尽般的宝物的“家”里,吸收、学习各种各样的事情。

偶尔有找到这里的人类冒险者来打搅,但也就相当于蚊虫叮咬……总体而言真是平静宁和。

 

4‧角色有什麼欽佩的偶像嗎?如果有,是什麼樣的?

没有。博览群书的艾琳不觉得有什么人物是特别需要钦佩的。而且龙族基本上就是食物链最顶的物种了干嘛还去钦佩别人……

 

5‧在這個故事開始之前,角色是幹什麼的?是誰訓練了角色學會現在在做的工作?

在这个故事开始前……艾琳在老家呆烦了决定出来遛遛= =她到目前还未适应现在的工作,正要跟伙伴们一起去适应。

 

6‧角色的道德觀和宗教信仰是什麼樣的?為了維護他的信仰,他會做出多大的努力?
是誰或什麼事情教會了角色接受這種道德觀念和信仰?

无特殊宗教信仰,连创造主都不信,因为不需要。但说道德观的话,艾琳有一点上帝视角。因为相比起其他的伙伴她强大太多。然而在即将发生的故事中,她会渐渐忘记自己龙的身份,以人类的身份和伙伴相处。

此外,龙族有这样的教义:不要用自己的强大去干扰别的物种的发展进化。在我设定的世界里,金龙一族是超脱的贤人,连繁衍都看淡,所以才濒临灭绝(并没有能真正威胁得到金龙族的物种),它们更像是这个世界的旁观者,而非神。

 

7‧角色有什麼不同尋常的愛好或者體格特徵嗎?旁人一般對此有何反應?

金龙是大型龙。变为人类体型时的艾琳完全是“平均水准”,从身高到三围数据都是。因为脑袋中记载的资料,性格相对刻板,待人接物按照古典文学教导的一般彬彬有礼。顽固地认为“女性就应该穿裙子”,但她一点儿也不习惯裙子。有无论拿到什么好东西都会往铠甲里塞的习惯→龙族热爱收集宝藏的天性。

同伴在她第一次变成龙的时候当然大吃一惊。但后来就渐渐习惯了……不过因为不想惹麻烦也同时需要保护她,严令禁止她变成龙。往铠甲里塞东西的时候——“艾琳!你付钱了没?!”必须这么提醒她……

 

8‧別的角色對你的角色的態度如何?從你的角色的觀點來看,他們為何會有這種反應?

凯文一开始就觉得“是个美人儿”,有点DOKIDOKI,但知道她是龙,又知道她之前度过了上千年孤寂的时光之后,对她还多了一份同情。同时,也告诉自己,因为她是龙,所以DOKIDOKI没有必要。当然,从作者角度而言,他这是自欺欺人……男主角就是会爱上女主角,别挣扎了。虽然结果注定悲剧。他就是会比艾琳死得早。

玛佳一开始很讨厌她,“装腔作势的家伙”。因为性格恶劣总是被别人孤立的她,其实一开始很看不惯艾琳这种靠外貌吸引人的女人。但在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后,就是“什么嘛,原来就是条笨龙。”这样。不知不觉就把这条笨龙当作朋友了。在“缺少朋友”这一点上和艾琳有一定程度的共鸣,所以其实是相当珍惜她的。

阿祖的话,一开始就是“小美人❤!”这样,但阿祖基本从出场起眼里就只有玛佳了,所以“抱歉,我的爱已经都给玛佳了,不能分给你。”这样。但她同意也是把艾琳当作珍惜的朋友。阿祖说到底,就是那种“不能把寂寞的小孩放着不管”的性格。

札特的话,因为一直很沉稳,所以对艾琳的态度变化不大。明明谁也不可能比艾琳年长,但札特对于艾琳总是摆出兄长的态度。在他看来艾琳就是初出茅庐的小犊子——其实也没错。我没打算给札特特别痛的回忆,但他是个有梦想的人,因此而变得坚定。同时他也是个踏实的人,所以也并不会去想借助艾琳的力量实现梦想。他对艾琳的态度始终如一。

 

9‧角色能殺人嗎?他/她為什麼會做出殺戮的行為?他/她有什麼敵人嗎?角色能殺他們嗎?

能。而且在这之前应该已经杀过不少了。那些因为金龙的宝藏而跑过来打搅她的小虫子啊,或者挡路的障碍。即使在之后的故事中,屠杀什么的大概也会有。奇幻设定里必然有物种等级区分,地精啊半兽人这样的物种是设定为野蛮种族只能拿来杀一杀。

艾琳自己不觉得有什么敌人,不过肯定会有拿她当目标的人。杀不杀那就得看情况了。

 

10‧現在角色的人際關係如何?他/她有什麼親密的朋友嗎?
有仇敵嗎?如果有的話是誰?原因是什麼?

刚刚进入人类社会的她,最初的朋友也就是一起组队冒险的凯文他们了。亲密的也就这些人。

无仇敌。

 

11‧角色在精神心理上有麻煩嗎?有什麼恐懼症的物件嗎?如果有的話是什麼?是什麼原因?

算得上麻烦的,就是思考速度相对较慢。因为龙族有几乎无尽的时间,所以他们想事都是慢慢来的。所以变化为人以后的艾琳看起来有点天然呆。

然后就是常识缺乏了。

龙族并没有什么特别恐惧的物件。他们几乎是无敌的。

 

12‧角色平常是怎麼對待別人的?他/她容易相信別人嗎?還是特別不容易相信別人?

特别容易相信别人。虽然在她的知识里是知道人类之间会有“欺骗”这回事的,但她并无分辨能力。即使有时候直觉什么事不对劲,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当伙伴们了解到这一点后,“不能放艾琳一个人出去”便成了共识。

13‧角色看起來是什麼樣子?他/她有什麼傷疤或是紋身嗎?如果有的話是什麼原因?

过腰的金色长发,发尾有点卷。紫色瞳孔。身高设定大概是165cm左右,总之是个特别标准的M码。无伤疤或者纹身。变身没完全的时候,手臂和脚上会有鳞片的痕迹残留。

 

14‧角色的日常生活是什麼樣的?如果這種規律的生活被不同的原因打斷了他會有什麼不同的反應?

唔,跟伙伴一起行动,说吃就吃(她其实不吃也可以,但她很喜欢人类的食物,为了维持行动的身体消耗,还是会补充各种食物),说睡就睡(也是因为人类的躯体需要休息,但其实她不睡也没太大关系),如果她这样的生活被打断,她其实有点兴奋和期待的。她就是为了体验世事才来到这个社会的嘛。但她讨厌跟伙伴分开。

 

15‧角色曾經歷過這個世界上的什麼重大事件嗎?他/她的經歷對角色有何影響?

没有。但艾琳知道50年前龙族干涉了人类战争的事情,那次出面了的是金龙的族长,但在那次之后也就玩消失了。不过艾琳是因为那件事为契机对人类社会开始有了兴趣,于是想了一会(这一会就差不多50年),就决定去人类社会玩玩了。

 

16‧角色有任何聲名狼藉或是名聲顯赫的祖先嗎?他/她做了什麼?
當人們知道了角色有這樣的祖先後他們會有何反應?角色的行為是為了提升這種聲譽,降低聲譽,還是忽視之?

艾琳的家族已经算是声名显赫得不能再显赫了:龙族顶层的金龙安西菲尔德里斯一族。阶层低下的龙族族长都需要对金龙族的末裔使用敬语。艾琳不会允许鼠辈玷污自己的族名,但也并不想做什么光宗耀祖。说了,金龙族是很淡定的。艾琳已经算是最好奇宝宝的一个了。

 

17‧角色的理想或者說人生目標是什麼?

艾琳只是觉得人类社会有趣。她孤独的日子过了太久,想寻找“同伴”和“友情”这样金龙的宝库中没有的东西。这是她现阶段的目标。她的龙生太长,没有唯一目标。

18‧他/她是怎樣追尋目標的?故事中描述的冒險經歷對完成這種夢想有何作用?

她变身为人,来到了人类社会开始冒险。整个故事就是她的梦想的实现。

 

19‧角色有過建立家庭的想法嗎?如果有的話,他/她心目中理想的伴侶是哪種類型的?
阿空注:會影響到角色對異性的看法以及關係發展

没有。对于龙族而言她还太年轻。虽然很早前她也想过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碰上另一条默契相投的龙与之结合,但怎么想都觉得是太遥远的事情,所以她就不想了。她一直以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在之后的设定中,我打算是让她见证过别人的爱情后,开始对“爱情”也有了向往。然后才发现原来凯文就是个可以令她心动的对象。当她心动的时候,她已经忘记自己是条龙了。等她想起来,免不了要悲伤。

 

20‧角色考慮過他/她死亡的可能性嗎?他/她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嗎?
阿空注:會影響到角色遇到生命危險時的處理方式

无。金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因为他们可以活太久。“离死还早着呢,不需要想。”几乎任何时候金龙都可以这么想。当然艾琳变成人类的时候身体是相对脆弱的,而实际上很少有金龙是以原生的形态死去,往往都是变化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反正在这个故事里,所有人死了艾琳也不会死。寂寞地,却有足够多温暖的回忆地活着。

也许多年以后,她又再次心思活络地来到人类社会……

 

 

大概就这样。多少有点老套的正统奇幻。

抱歉我还真的只能写这种正统得要死的架空设定呢。

虽然没给多少人看过,不过有兴趣的可以找我要-v-b

有空的话,我是想把这个写成系列的说……

【T&B】Jealousy of ring

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by:kamui520

戒指梗。

跟微博上发的版本不太一样。注释放在了最后。

无CP倾向,虎&兔。

短。

————————————————————————————————

巴纳比最近注意到了,虎彻会在上床前,把戒指取下来。
在他不知不觉的时候偷偷取了下来,早晨起来后,又不知不觉地戴了回去。
虎彻先生还真是温柔呢。巴纳比心想。
自己当然会在意啊,恋人手上的结婚戒指。那是他有过的过去,那是他爱过另一个人的证明。
但是,巴纳比却从来都没有表达过自己在意的这一点。
认识他的时候,他手上就戴着这枚戒指了。
接受他,爱上他,自然也包括了这枚戒指在内的部分。
所以,虽然会在意,但巴纳比并没有抗拒这枚戒指的存在。
没有友惠女士,虎彻先生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吧。有的时候,看着这个平时随性之至、却在“英雄”的事情上意外地固执的虎彻,巴纳比心里就会有这样的感叹。
如果友惠还在,自己是不可能像这样,陪在这个人身边的。巴纳比深刻地知道这一点。
但,此时陪在他身边已然是自己,那纠结于这枚代表着过去的戒指,未免太小气。所以巴纳比其实已经渐渐地淡忘了这枚戒指的存在。
拥有现在和未来,那就足够了。

可是温柔的恋人似乎察觉过自己在意过的小情绪,之前就总是避免着用戴着戒指的左手碰自己,有的时候即使不顺手,也不会用左手来摩擦自己的性器。
最近更是,直接取下来了。
巴纳比稍微,有点感动。
其实没必要这样的啊,虎彻先生。我虽然敏感,但并不纤细哟。我接受你,当然是包括了这枚戒指。有这枚戒指,才构成这个完整的你啊。
我会连带友惠女士的份,一起爱你的。所以,我不会介意戒指哟。
这么想着的巴纳比,觉得内心有些微的甜蜜。
还是跟他说一下吧,不用为我如此费心。
做了决定的巴纳比,在某次晚饭之后,装作不经意一般地对虎彻说:“虎彻先生,你啊,做你自己就好了,不需要特地改变自己什么哟。”
还在拍着肚子的虎彻仰头看他,一脸疑惑:“什么?”
真迟钝啊这个人。巴纳比心想。还是多给他一点提示吧。微笑着继续对他说:“其实我并不在意的啦,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所以不用为我做什么改变啦。”
虎彻似乎更加困惑:“咦?我为你做了什么事了……?”
“迟钝。”忍不住出声吐槽,巴纳比说出关键字:“戒指。”
然则,这两个字并没有改变虎彻脸上困惑的表情,他仍然一副反应不过来的状态。

于是,电光石火间,巴纳比僵住了。
突然就懂了。
他取下戒指并不是因为在意自己,而是因为他自己在意。

巴纳比在了解到这个事实的一瞬间,心中喷涌出了自己以前从不知道的,名为嫉妒的毒液。

 

END

——————————————————————————————————

我最早就是打算非常快地,迅速地一刀收尾。

能不能懂得个中因由,看缘分。

不过想了想,还是应该补充说明,“他取下戒指并不是因为在意自己,而是因为他自己在意。”这句里的信息量。

跟阿药说到这个梗的时候就写了这么一段说明:

我觉得这问题无解,反正我没想好怎么解。虽然道理上是可以说得通的,兔子连同有友惠的那一段过去一起爱上这个虎彻,有那个戒指的虎彻才是完整的虎彻。但我觉得这个理论只能成立在兔子知道自己的情敌已经死了,反正死人是做不了任何事的——这种优越感之上。就算虎彻不取掉戒指,只要一想到“不取就不取,反正人已经死了没办法跟我争,只要他现在心里只有我就好”就可以轻快地说服自己。但如果虎彻取了呢?因为虎彻心里始终还有友惠,所以才每次都取下戒指,即使友惠死了,她也永远占据掉了虎彻内心的一块,巴尼永远都没办法完全拥有虎彻的心。如果他不取掉戒指还好,那戒指可能就只意味着一个纪念物。但他只在每次H的时候取掉,说明他在跟巴尼交往着的时候还在想着友惠。
了解到这一点,巴尼才会由对死人的优越感而持有的大度的态度,转为真正的嫉妒之心。

之前看过不少戒指梗,基本全是“兔子太在意戒指”为起点,希望虎叔摘下戒指或者虎叔体贴兔子摘下戒指这样的。之前就一直觉得很别扭。然后我终于想通:虎叔应该比兔子还在意才对。

我是虎友党。如果友惠没死,兔子根本不可能有戏。虎叔对友惠那是真爱。所以,在这样的前提、在这样的过去之下,要虎叔用戴着戒指的手去摸男人的肉棒?做不到的。

虎叔是直的,他不可能不在意。

兔子就算“在意”,也是孩子气的。但虎叔的“在意”,就无比沉重。

之前看过的许多,我觉得那就只是兔子在撒娇。对于那枚戒指的“在意”“嫉妒”,跟虎叔这边的感情一比简直有如儿戏。

“嫉妒”一个死人,能嫉妒到哪去?

可他就应该知道,他就算拥有了虎叔的现在以及未来,他心里也永远住着过去。

一直到写完之后才想起梁静茹那首《昨天》的歌词:

“我可以占有你眼睛全部的视线
在亮了灯的房间
你的心有一部份我却看不见
我已经占有你生命全部的时间
却在意那些 你从来不说
我从来不问你的昨天”

的确很适合。

 

单纯的嫉妒对方有过去,不值一提。但因为对方的隐瞒与在意,了解到那无法磨灭的过去自己永远赢不了,才会懂得真正的“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