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乡情怯

2011年01月26日星期三|by:kamui520

其实一直对自己明天,哦不,今天晚上就要滚回老家了是没有什么实感的。

没实感到周日晃晃悠悠骑车去一站地铁以外的物流寄了十五公斤的书的路上还觉得时间还早,直到店员小姐跟我说可能年前到不了。

哎?原来离过年真没几天了啊。

 

东西还完全没收拾。不过也是打算明天收的。虽然我很可能直接睡到了中午。笑。

对自己收拾东西的速度很有信心,所以这个夜晚我还是放在各种逛网站上。

上线的时候阿汤问我,是不是明天走,我说是啊。

她说,在家等你啊。

她又说,应该回归一次童年,再一起睡一晚上。

瞬间有好多记忆涌上来。

 

好多朋友玩《我的暑假》之后,跟我说好羡慕日本的小学生,暑假生活真丰富。

我没玩呢,那个游戏。但我嗤之一笑的原因并非因为如此,而是我觉得,我当年的暑假,可一点也不比他们差啊。

我最喜欢的夏天的味道,是躺着自己第一个家的水泥地板上,看着天花板上映着的泛泛水光,竟然觉得比阳光更耀眼,嗅着江水在夏天特有的腥气,窗外明明没有树,却蝉声鼎沸得仿如身在丛林。

那时候最期待的事情,是周末爸爸带我划着小橡皮船游向江心洲,满满摸一大袋子十几斤螺蛳回家,然后妈妈炒了,晚上边看电视边吃。家里口味重,辣到吃到一半就得去用自来水冲嘴巴才能继续,却仍然不想停口。

而在此之上更为期待的,就是招待朋友们来玩。那个夏天多么尽兴,除了阿汤,还叫上了小王八蛋,还有那俩双胞胎,都是当上在班上最喜欢的朋友。我都没考虑过5个小萝卜头家里睡不睡得下,后来是打横了抢占爸妈房间的大床,睡成一摊,就算再怎么难掩兴奋也扛不过疲惫,竟然没开成夜谈会,纷纷睡去。

呵,因为那个白天让老爸横渡江水四趟把我们几个小萝卜头分批两次送去江心洲各种玩,那水草、泥滩、江水的气息,我们打着赤脚在没有人类痕迹的沙洲上奔跑,泼水,欢笑。这样的记忆,像夏天的阳光一样闪耀。

后来跟阿汤有很多次睡在一起,扯各种淡,说开心的与不开心的事,但是她说,再一起睡一晚上,我竟然先想起了那个夏天,那个夜晚,爸妈的房间,小萝卜头们横七竖八地睡在并没有多大的双人床上,我甚至还记得从我躺着的位置看向衣橱的角度。

 

那个在江边的家,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家。

 

后来啊,离开家的日子非常多,但我一点也不怀念。很多事情,很多原因,我觉得我自己真是一个亲缘淡薄的人。对家乡,也并无留恋。它并没有带给过我什么。虽然算不上讨厌,但也并不喜欢。最为挂念的,也无非是从小吃起的,别的地方吃不到的一些小吃而已。

那里只是我的一个归处,却并非我心之所在。

甚至有过不少次,我觉得我真不在乎这个家乡,也不在乎回家与否。

不在乎,意味着“回老家”这件事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不拒接,不接受,不排斥,不喜欢,不讨厌。去一趟,而已。

但现在,终于开始渐渐体会到近乡情怯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在直面“变化”。

 

还是刚刚,回阿汤的话。

初四的小学同学聚会去不去啊,你去我就去,其他人反正都各种不认识了。

不过,XY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下午还在关小黑屋的时候,XY给我来过短信,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我直到晚上到家才看到,回,明天就走。

她很快回我:回来了联系我吧,给你发请帖。

才想起来,是啊,她过年的时候要结婚了。

 

前几天还在忙出片忙得天昏地暗的时候,老爸来电话,说大表姐要结婚了。

她好像是我们这一辈里第一个结婚的,但也老大不小了,28?好像。

老爸说,她明天结婚,你来不来?

我声音都不由得提高八度:她明天结婚你现在才跟我说?还问我去不去?开什么玩笑。

要不是还在忙出片还有别的事,其实我接下来的话会是“去,当然要去。”

虽然不见得感情多好,毕竟还是姐妹。结婚大事,我岂有不去之理。只能埋怨老爸说得太晚。

不过,当时接完电话还想着第二天至少打个电话祝福一下,结果第二天还是忘了。去唱K唱得欢。可见我亲缘有多淡薄。

二表姐虽然目前还没什么着落,不过她父母急得很,总觉得在大表姐之后迟早也会把她嫁出去的。

 

这一个二个都要结婚了。明年再见,是不是都抱娃了?

 

和阿汤说到同学聚会,我们都表示对在老家的同学没有太多兴趣,要去,也只是为了看看老师。

余老师在四年级接我们班的时候,还是刚从师范毕业的学生。

去年见她,儿子已经有三岁了,衣着臃肿,表情淡定,早已没有了记忆中属于年轻人的朝气。

陈老师当年可谓正当年,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特别有激情。上次见,当年乌黑铮亮的头发斑白了,发际线退后,眼睛虽然还亮着,眼角的鱼尾纹却层层叠叠,让人无法忽视岁月的刻印。

我现在,似乎比余老师当初接我们班时候的年纪还要大了吧。

 

还有啊,这次回家,再也见不到外公了。

 

 

平时总是没心没肺,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也没什么感觉。前几年回家,也总觉得好像大家都没什么变化。可是,突然这几年,每一次回家,都会面对很多这样的事情。

当年的朋友结婚生子,当年的长辈衰老垂暮,而未来几年,我大概还会发现又多了回去了也再见不着的亲人。

那个城市的变化都与我无关,可是这些人们的变化,提醒着我时间的流逝。

时光的河入海流,终于我们分开走。没有哪个港口是永远的停留。

至少现在还仿佛一直停滞时间的自己,什么时候也会成为提示别人时光变化的存在呢?

我在这么问着自己。

 

所以,近乡情怯。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