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甘い罠の果て

2011年11月8日星期二|by:kamui520

中二标题无视^q^

我明明……是想填个短点的梗…………结果在准备填梗的一刹那,因为跟人聊了一会黑组结果就因为一念之间想了一下“如果写黑虎会是怎样”然后就瞬间冒了一个概括起来只有一句话的梗……结果我写啊写啊……等写完一看已经一万三了好吗!!!救命啊我自己!这脑不能要了!!

总之……

 

*25话无视前提
*虎叔能力消失
*黑虎无机质设定

*虽然我是个虎兔的但全文无CP倾向

*黑虎其实还是被炮灰了

 

↑以上^q^

OK的就点开看吧~~

一。

再三确认能力真的消失了之后,虎彻还算是潇洒地辞了职,回家种地。
“从今往后,就真的只是小枫一个人的英雄啦。”在送别宴的酒会上,他如此说道。
但就在那晚,喝醉的巴尼留到了最后,哭着对他说:“虎彻先生……可以……请你继续当我的英雄吗……我……我一直……喜……”
虎彻温柔地捂住了他的嘴。
在马贝利克事件之后,再怎么迟钝,也感受到了搭档过于炽热的眼神。
但是怎么能回应呢?新一代的KOH,闪亮亮的好青年。为什么会对同性的大叔产生兴趣已经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了。虎彻无法理解。
推测大概的原因,也不过是这个孩子在丢开遮蔽双目的名为“复仇”的包袱之后,自己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而已。
对于这个社会,他还有如初生的稚儿,但等他再成长一点,他就会懂的吧。这个社会的习俗、礼仪、规则……以及,真正的“爱”。
所以,只能拒绝。
“对不起巴尼,大叔我啊,只打算成为小枫的英雄哦。你啊,总有一天也会成为别人的英雄的。诶……不对,你现在就已经是斯特恩比尔德的大家的英雄了,就算我不在了,也要加油哦。”
巴尼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长久地看着他。但虎彻丝毫不退让,用无奈的微笑温柔地拒绝。
终于,巴尼还是闭上了眼睛,泪水滚落在了虎彻的手上。

那之后第二天,虎彻就回了老家。一年多了,没有再见过巴尼。
时不时还跟安东尼奥联络,有时候蓝玫瑰也会突然打个电话过来,却没什么事迅速挂掉。其他的英雄,偶尔也会有联络。唯独巴纳比,再也没跟他联络过。
听说,在虎彻回乡后没多久,他也辞去了英雄的工作,转而继承父母的事业,进行android研究。当时斯特恩比尔德的少女们因为再也不能在荧幕上看到偶像而哀声一片呢,对于刚刚接管阿波罗媒体的罗伊兹先生而言,也是非常头疼的事情。
虎彻知道了,也只能笑笑,回来告诉小枫,小枫都伤心得哭了。
但虎彻并没有主动去联络巴尼的打算,虽然他似乎没有更换联络方式。
犹豫过,但仍然不想给青年任何会让他误解的信号。
虽然担心,但还是要再等等,等时间再过去一点再说吧。
时间才是最伟大的,让人变成大人的魔法。

回乡的日子是挺无聊的。赋闲在家总是被老妈和女儿念叨,但村正大哥的居酒屋也并没有太多需要帮忙的地方。虎彻最后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汽车修理厂找了份工作。
虽然本大叔几次三番想叫他回去,但虎彻还是拒绝了。
自从回来后,明显地看到了更多的,小枫的笑容。
虎彻是真的反省了,不该让小枫一个人寂寞了那么久。
虽然不是英雄了,也不再有丰沃收入的工作,但小枫真的并不在意那些,只要自己陪在她身边,她就非常满足了。
以前是有友惠支持自己去实现自己的梦想,由她来支撑家庭,现在的自己,该回来对小枫尽点责任了。
以前只顾自己追求梦想,现在才真正体会到,原来女儿开心的笑容,是如此璀璨夺目。为了这样的笑容,放弃自己的梦想似乎也在所不惜……
开玩笑,这真的是当年那个满脑子都被传奇和英雄的事情占据的自己会有的想法吗?
看来我真的是老了啊……虎彻叹了口气。
没关系,自己的梦想已经算是实现过了,接下来的时间,还是留给小枫吧。

就这样平静地在老家生活着的虎彻,有一天,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包裹。
寄件人是巴纳比•布鲁克斯 Jr。
附言里只写了一句“请当作是生日礼物”。
“但我的生日不是现在啊……”摇着头吐了句槽,虎彻纳闷着为什么巴尼会突然寄包裹给自己,但还是打开了巨大的箱子。
“呜哇——!”
简直差点没把箱子给掀了,虎彻惊恐地注视着内容:
“这这这这这……这是我?!”
箱子里躺着的,是和自己有着一模一样脸的人……身上的衣服也是和自己当年的穿着类似,只是配色上有所区别而已。
这个“人”静静地躺着箱子中,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虎彻二话不说地抓起了手机,翻出了那个许久没有拨打过的号码:“喂巴尼这是怎么回事啊?!”
“……虎彻先生?哦……收到了是吗?”
“对!啊,不对!这这这到底是什么啊?长得像我……不对,就是我吧?这人?”
“……还是一点都没变呢,虎彻先生。你就没有稍微看一下说明书吗?”
“说明书?”虎彻探头看了一眼,果然箱子里躺着的那个人手里拿着一封看起来像是信的东西。
“哦我好像看到你说的说明书了……等一下,说明书?什么的说明书?”
“……还没注意到吗?那是个android,并不是真正的人类。”
“诶?an、ando……机器人?”
“对,没错。代号BLACK TIGER,是我研发的家用型机器人。”
“可是为什么长着我的脸?”
“…………请当作是我个人的恶趣味。”
“……你这种恶趣味还真要不得……给我这个干吗啦?”
“由于还是试用阶段,到可以投入市场为止,我想请虎彻先生帮我做一下测试。程式都已经灌好了,详细的说明和操作方法也在说明书里写着。由我开发的自然是很棒的机器人,一定能派上用场的。”
“测试什么的谁都可以吧,你那边也不会没人啊,再说面对自己的脸觉得好别扭啊……”
“虎彻先生。”电话那头的声音第一次打断了自己的话。“请你,就请你帮我这一个忙吧,看在当年的同僚情谊的份上。”
“……”虎彻沉默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有那么点暗哑和沉重,似乎跟当年那个纤细精美的青年印象无法重合,突然想问他过得好不好,却似乎,不该问出口。而面对这似乎竭力不让自己退缩仿佛能看见他牙关咬紧的请求,也无法把拒绝的言辞说出口。
只是测试机器人而已,这点小事,还是能做到的吧。
“……好啦行吧,就放我这吧。”
“非常感谢。那么,使用上有任何问题都请直接联系我,我也会定期每个月来询问一次使用情况的。就这样,再见。”
说完了之后就干脆地挂断,虎彻看着手机,觉得自己摸不着曾经的搭档的情绪。

 

二。

说是说明书,但其实更像是一封信。巴纳比尽量用浅显易懂的语言足够细致全面地写到了各种设定、使用方法,完全地考虑到了对于一般的说明书都很欠缺理解度的虎彻的智商。
“还真像是巴尼的风格……”回忆起当年没少吐槽过自己的搭档,虎彻笑了起来。
所谓家用型机器人,其实已经是早就有了的存在。能帮助人类处理简单的家务,只要输入设定的程序指令,当主人出门工作后,是可以做到把整个家打扫得井井有条纤尘不染然后做好香喷喷的饭等着主人回家的。但这种机器人相当贵重,似乎只有少量有使用需求又有钱的人才会去购买。再加上虎彻对“需要自己输入指令”这点相当不耐烦,曾经还考虑过买一个给母亲帮忙打理自家菜园,但还是嫌麻烦放弃了。
不过巴尼在信里非常自豪地写着“我开发的android可是和市面上的机器人不一样的,它具有学习机能,你不需要手动输入指令,只需要教他怎么做就好。它已经具备最最基础的行动模式,然后请虎彻先生把他当成听话的小孩子,教他学习你希望他做的事情就好。一段时间以后,他就应该能派上用场了,然后虎彻先生就不用特地教他什么,只要让他跟在你身边,他就能自然地学习,并且自觉地劳动了。”
“……哇塞真是先进。”虎彻想着当时听说他不当英雄了还觉得挺可惜,但果然这只兔子的头脑还是成为研究者更好啊。
不过看到启动方法的时候虎彻还是囧了一下:“这个系列的android因为有‘为它注入灵魂’的理念,所以请用亲吻的方式启动它。”
臭小子你干嘛啊——!这种设定也太奇怪了吧——!尤其要我……亲自己吗?!
虎彻不死心地试图用两只手指盖上BLACK TIGER的嘴唇,然后换了手背、手腕等其他部位,都没有任何反应。
没办法,好在家里没人,虎彻眼一闭,亲上了“自己”的唇。
“嗡——”一阵细小的机械声,android睁开了红宝石一般的双眼。
“你好,我的主人,镝木•T•虎彻先生。”
呜哇——————!虎彻在内心惊叹着高科技,一时愣住了。足足跟BLACK TIGER对视了得有30秒,才想起来还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说明书说明书……!”收回视线手忙脚乱地开始翻起信,注意到BLACK TIGER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多少还是有点尴尬。
“呃——巴尼也没写了!这样就算启动完成了吗?”信上只是再三强调着“请让它跟着你就好。”
“是的,虎彻先生。”回答自己的倒是android。
“这样啊……”虎彻抓脑袋,虽然声音比较低沉没有起伏,但是,“你这么叫我的方式,好像巴尼哦……喂,叫我虎彻就好。就算是用敬语,其实也该是镝木先生吧!啊不对,在家里用会搞混的……”
“对不起,虎彻先生,称谓由系统锁定,无法更改。”
“……巴尼干的吗?算了没所谓……我该叫你什么好?”
“请随意,虎彻先生。”
“BLACK TIGER太麻烦了……而且这不是虾的名字吗……我没什么起名天赋啊……就叫你小黑好了!小黑!”
“登录完毕,虎彻先生。”
“哦!小黑!”
“是,请问有何吩咐,虎彻先生!”
“嘿嘿嘿还真聪明哪……先把这些包装啊箱子啊收拾了再说吧!”

晚上对回来的母亲和小枫解释这个android的存在居然比想象中轻松。母亲一开始虽然吓了一跳,但听了说明之后反而有点开心地笑了:“啊,虽然有点别扭,但好像多了一个儿子一样呢……有没有好好谢谢人家啊,虎彻?”
“诶?有啦,虽然说这是个相当于生日礼物的东西……”
而小枫则在知道这是巴纳比送的之后就尖叫着飞扑了上去:“不愧是巴纳比啊!好厉害!”虽然她很不满“为什么是爸爸的脸而不是巴纳比的脸啊”让虎彻有点小受伤……
在小黑的调教方面,进行得相当顺利。Android的学习机能真不是盖的。除了第一次让它洗碗的时候不小心掰碎了盘子以外。不过之后它很快就学会了该如何掌控力道。
还有让虎彻觉得囧的一点是,小黑似乎只听他的话,也只跟着他转,母亲叫它帮忙拿东西,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过这个问题倒是解决得很快,虎彻只是对小黑说了一句:“我妈和小枫交代你的事情你也都要去做哟。”就搞定了。只不过当时机器人回应的是:“了解。不过虎彻先生的命令优先级仍然高于其他人。”
虎彻心里想着:这要不是自己的脸该是个多完美的机器人啊。

几乎没费多大力气,就教会了小黑所有的家务。有的时候第一次做还会有点小问题,不过之后就堪称完美。虽然现在虎彻每天回家看到穿着围裙的自己端饭菜上桌还是觉得很别扭,不过反正他想得开,也乐于享受,就不那么在意小事了。
说来,小黑只有炒饭做得最好,好到简直像学了虎彻之后练习了无数遍一样。如果没交代菜色的话它一定只是会端上炒饭。“还真是跟爸爸一模一样呢。”连续吃了几次炒饭的小枫忍不住吐槽。但相对而言其他菜色他就只能做个勉强,毕竟还是机器人,对于味觉的判定只靠数据是不准确的。
所以试用了一段时间之后,做饭的人还是恢复为老妈了。
“没什么不好啦,什么事情都交给小黑做了,我简直闲到发慌,至少让我做个饭吧。”安寿笑谈“我现在每天最大的运动量就只剩打鸡蛋了,对身体可不是件好事啊。”
在这期间,巴尼来过一次电话,问使用上有什么问题没有,虎彻表示完全没有,完全可以自己搞定,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似乎有点不满地低声说了一句:“我把说明写得太详细了吗……”不过虎彻也没怎么听得真切,正边看电视边让小黑帮忙剪脚趾甲的他由衷地赞美了巴纳比,以及感谢他的这个礼物。
“没关系,只要虎彻先生喜欢就好。能派上用场就是我的成功了。”
并没有太多话,巴纳比很快就挂断了电话。之后,虎彻才想起,似乎应该问句他最近过得好不好。

时间稍微又过去一点后,虎彻开始有点不耐烦起来。
“喂?巴尼?我说,能不能让小黑别这么紧跟着我啊?”
“学习型android需要不断地模仿、学习人类的行为,才能代替人类进行一些劳动啊。”
“可用不着上厕所也跟着我吧!被自己盯着尿尿感觉很奇怪耶!”
“…………”
“你笑了!笑了是吧!”
“……不我没有。”
“混蛋,给老子切换视频连线模式啦!”
虎彻说着就把手机翻转过来放在了眼前。虽然没有刻意只使用SOUND ONLY模式,但其实,也应该当面对曾经的搭档道个谢吧。
 
隔了一会儿,视频打开了。
对面的青年一年多没见似乎也一点没变,连白大褂下面的那件夹克似乎也还是当年那件。
“……我真的没笑啦,虎彻先生。”
“哼,你现在嘴角都还是翘着的!说吧,怎样让它不那么粘人!……不对,准确说,别那么粘我!”
青年摇晃了金色的脑袋:“没办法,请虎彻先生帮忙测试的目的,就是想看一下android的学习机能能到什么地步,小黑会学习一切它所见到的人类动作,我收集数据,也是为了以后开发更能帮助人类的android。说起来,我还希望你能带它去工作的地方呢,它也会派上用场的。”
听起来似乎是冠冕堂皇得很的理由,虎彻也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语。“好啦至少洗澡的时候……它是个机器人吧?那个,不怕湿了锈掉什么的?”
巴纳比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玩笑一般,露出了堪称嘲讽的微笑:“虎彻先生你真是太过时了,都什么年代了?android的防水技术已经到了无法再进步的阶段呢。”
多少有点既视感的台词,让虎彻有点沉默下来:“……唉,巴尼你果然还是没怎么变呢……”
“……虎彻先生是指什么?”
“呃,不是啦……就是之前…………你完全都没跟我联络过,我还以为…………”
“我更换工作以后就全身心投入到研发之中,相当的忙碌。而且说起来,虎彻先生才是吧?你也不是完全没跟我联络过吗?”
“哈哈哈哈……我们彼此彼此啦,搭档。”没有办法在名词上使用过去式,但虎彻也并没想强调那一点。
青年在屏幕上露出了笑容,像是得到了期待已久的奖赏的孩子一般。让虎彻忍不住,问了句:“你现在……过得还好吧。”
“不赖。工作很忙,不过很充实。”
“啊,那就好……总之,小黑的事还是要谢谢你啦。”虎彻也觉得了安心。
“嗯,没别的事我就先挂了,小黑再有什么问题的话请联络我,定期电话我也会打的。”
“啊?哦,好的,知道了。再见。”
仍然是简短地挂断了电话。虎彻抓了抓脑袋,回头看了看打电话期间仍然紧盯着自己的小黑,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它的头:“看来我只能再习惯习惯你啦,帮那家伙的忙啊。”

 

三。

怕这个跟自己长得一样的家伙带出去会比较麻烦,虎彻还是没把它带去工作的地方,不过有把它借给哥哥装卸货物,村正非常诧异地表扬了小黑:“说真的,除了没什么表情这一点,还真是跟你一模一样呢,包括抬起箱子时候会先抬腿顶一下再移动这样的小动作。”
“嘿嘿,是吗?小黑可是很能干的啊!因为像我嘛!”
“不,比你还能干。又不罗嗦又听话,关键是不会偷喝我的酒。”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大哥……昨晚被你发现了?”
“能不发现吗?一瓶满的只剩小半瓶了!”
“好久没喝了嘛……”
“管你咧,拿钱来!2美刀!”
“切,小气……”
不仅是哥哥,连小枫也会把小黑和爸爸搞错了。
“可是,小黑真的很像爸爸嘛,帮我做手工课的作业的时候,摆弄东西的姿势真的一模一样哦!”
“不过,只是像爸爸罢了,虽然我觉得小黑比爸爸聪明,但爸爸会对我笑,小黑不会。”
Android做得再像人类,也没强悍到能完全还原人类的面部表情肌肉,更无法真实地体现出“感情”,所以小黑虽然会有简单的表情变化,但仍然还是一张扑克脸居多。
嘛,只是一个家用型机器人而已,不用要求太多啦。况且要是真的什么都能做到,跟自己的克隆体似的,岂不是有点可怕?
虽然都过去几个月了,但虎彻还是不能完全习惯这个没事就贴身跟随自己的android。
巴尼的电话也都按时打来,内容还是关注android为主,每次会稍微问几个问题,然后就干脆地挂掉。虎彻原本还想过要不要跟他拉点家常,后来也就放弃了。

等到虎彻想到“啊你不是说收集数据吗,怎么给你啊?还是说小黑能自动发送?”这个问题,都是9个多月以后的事情了。
自然遭到了巴纳比无情地嘲笑:“什么?你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吗?你的迟钝简直是天然纪念物级别的了。”
“谁、谁管那么多啊!需要数据的又不是我!”
“我会回收的。”
“诶?回收?什么?小黑吗?”
“对。”
“什么啊!难道不是送给我的吗?”
“会给虎彻先生代替品的,一开始就说了是请虎彻先生帮忙测试而已。到了我认为收集够了足够的数据的时候我自然是会回收好继续做研究的。不过请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更新的android的。”
“我都已经习惯了小黑的说……”
“会给你更好的啦。或者,虎彻先生想要什么样的?定做一个给你也行。你不是不喜欢看着自己的脸吗?”
“哦!能定做吗!嘿嘿,要个金发大波美人也可以吗?”
“……你……你难道不想……算了,会提这种要求也是你的风格。”巴尼似乎想说什么,又放弃了的样子。
“什么嘛,喜欢金发大波美人有什么错……”
“是是是,没问题,到时候再说吧。那就这样了,再见。”
挂了电话,虎彻看着小黑,歪头想了想,还是觉得有点舍不得。
“呐,要是我命令你,不准回巴纳比那,你是不是就会留下来?我才是你的主人,对吧?”
但小黑似乎扫描到了关键字,它的回答让虎彻惊讶了一下:“巴纳比的命令优先级高于所有人。”
“这小子……果然一早就想好了要回收的啊……没办法,他是制造者嘛。”虎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要你回去你就去咯,我啊,现在也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帮他的忙了。”
刻意地想遗忘那晚上的告白,虎彻只是希望,巴尼将时间花在研究上也好,对他个人的发展有帮助的,怎样都好。他的才华,他的智慧,他的光芒,怎样都不该被掩盖。如今看来,他过得不错,工作又顺利的话,虎彻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小黑到镝木家的第12个月,巴尼来电话说,准备回收小黑了。
“嗯……那你是会过来接他走吗?”
“不,不用了,我这边工作忙,脱不开身,你只要对小黑说‘请回到巴纳比•布鲁克斯 Jr身边去吧’它就能执行任务自己回来了。哦对了麻烦你替它准备好一些车费行吗?我会直接打到你账上的。”
“诶?这样就行?你不怕它走丢什么的?”
“……虎彻先生你还真是过时……”
“行行行你给我停下,我知道了,小黑它太高科技了我不该小看它的,行了吧?那我准备一下就让他回去了哦?”
“嗯,替换的android我昨天已经安排出去了,可能今明两天就应该能送到了。是你要求的金发大波美女。T公司最新的量产型,也有比较明显的活动关节,最近广告铺天盖地的那一款,即使在你那种乡下地方也应该有一定的认知率的,免得被人以为中年鳏夫泡上了年轻洋妞……”
“……嘿嘿嘿巴尼你连这个都替大叔想到了啊……”
“……不要告诉我你没考虑过,虽然这么说来你的确不像是有会考虑到这些的脑子。”
“好过分啊巴尼!明明是我帮你做了一年的测试呢!”
“你也因为小黑省了不少事好吗!不过替换的android不是学习型,但是是自动型,只要说命令就好。可能没小黑那么好用,但用来代替做家务是完全可以胜任的。这一台不需要你帮忙测试什么的,是送给你的。”
“噢,了解了巴尼!如果还有需要帮忙测试的尽管说!”
“…………大概,不会有了吧。”用sound only打过来的电话那头的巴尼,语气静如止水。
“嗯?怎么了?”
“没什么,研发工作还没进入下一阶段,暂时不需要了而已。”
“啊这样,那有需要的时候再说吧,能帮到的我都会帮的。”
“…………嗯。”有一小阵虎彻没懂的犹豫。
“行,那再联络啦。”
“嗯,再见,虎彻先生。”

晚上和母亲还有小枫解释了一下小黑将要被回收,虽然大家都很惋惜,但虎彻强调这是为了巴纳比的工作,所以大家还是在简单地开了场小欢送宴之后,与小黑道了别。
第二天一早,虎彻给小黑准备好了路费,然后想了想,先对它说了一句:“到了巴纳比那,叫他给我打个电话报平安哟。”然后才是“好了,去吧,回到巴纳比•布鲁克斯 Jr身边去吧。”
小黑听到了这个命令,向虎彻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
到傍晚时候,虎彻收到了一条语音简讯,是巴纳比的。内容是“小黑已经平安到达了,谢谢你一年以来的照顾。”虎彻想回个电话过去,却是忙音。
“什么嘛,就开始投入研究了吗?技术宅真可怕……”吐着槽,虎彻继续调教起了已经送到家的金发美人android。如同巴尼所说,虽然没有小黑那么高科技高智商,但作为通用的量产型家用机器人,的确也已经有了相当的水准,调教上手什么的,比小黑最初还要好一点。
大致看了看说明书以及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这还是一款具有专门针对老年人设计的技能的android,包括按摩啊紧急救助啊等的功能,虎彻不由得再次感叹了巴尼的细心。小黑或许能学习,但自己可没法教他这些技能啊。
总之,新成员也还算融洽地加入了镝木家,虎彻想着下次跟巴尼电话的时候要好好到个谢,却并没想到到这个“下次”,需要多少的时间。

 

四。
一个多月后,安东尼奥来了个电话。
“喂虎彻,巴纳比最近有跟你联系过吗?”
“巴尼?最近的话是没有,说来我倒是该给他打个电话……你有事找他?”
“不,是基斯说的,联系不上巴纳比,我也打过电话了,结果说是号码注销。你不是跟他联系着吗,听你说他还送你了家用机器人什么的,所以想问问看他有没有联系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一个多月前吧,最后一次跟他联系。你等等,我先挂电话给他打个试试,你也再问问看火焰纹章他们谁最近有跟巴尼联系过吧。”
“噢,好的。”
挂了电话,虎彻飞速地拨打了巴尼的号码,冷漠的女声从听筒传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巴尼出什么事了?不是之前还好好的吗?
我不是说了,有什么事能做到的我都会帮忙吗?
你现在在哪,在做什么啊,巴尼——!

晚上,虎彻少见地进了城。
“好久不见了!没想到难得的前任英雄与现任英雄的聚会却是在这种情况下啊……”内森微笑着,却是皱着眉头地说。
“没错,我们都是为缺席的那个人而聚集在一起了。”卡莉娜比起当年成熟不少。
“那么,谁是最后跟巴纳比联系过的人呢?”前任KOH又回到了KOH的位置,基斯主持着英雄们的小会议,向大家询问情况。
“……这么说来,最后的消息还是他给我的语音简讯咯。”交换完情报后,虎彻总结。“一个半月前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啊?谁知道他现在住哪,工作的地方呢?”
“其实在下来之前已经去过巴纳比君的家里了,他之前并没有搬家,只是因为忙碌不常回家。但是询问过管理员之后,得知他已经至少有一个月没有看见过巴纳比君了。”伊万也说出了自己打探的情报。
“他之前就是在T公司的研发部门吧?虽然没有问得很清楚,但他的确是去了最有名的android生产公司工作吧。虽然研发部门的联系方式并不会往外界公布,不过我还是从圈内拿到了地址,看样子得过去一趟了。”内森做了总结发言。

于是第二天,英雄们直奔了T公司设立在郊外的研发部门,内森拿着对方总裁名片这样的绿卡一路直奔负责人。
“巴纳比?那个前任英雄巴纳比?对,他是有在这里工作过没错,不过一个多月前就已经辞职了。他去哪了?我不知道,他也没说,只是说因为个人原因辞职,我们想挽留也挽留不住啊。之后任何联系方式也都失效了,他是很重要的开发人员,如果可以我们还想他回来呢。”
英雄们面面相觑,“他这是故意要玩失踪吧……”“……真有心要躲起来,那就难找了……”
沉默了很久的虎彻突然问:“……小黑呢,他有把小黑留下吗?”
研发室的负责人一脸疑惑:“小黑?”
“就是他做的android!是学习型来的……?型号是BLACK TIGER?”虎彻努力地搜索脑内残留的印象。
“我们公司并没有这个型号的产品啊……?而且学习型android一直都是实验阶段根本没到可以生产的地步……?”
虎彻一时愣住:“不对啊,他明明……就给了我一台……而且我也使用了有一年之久?”
负责人想了想,说:“嗯他刚进公司的时候就是负责做学习型android项目的,之前应该也有实验机体吧,不过后来他就转做了其他项目……这么说来,我一直就觉得你有点眼熟……在哪见过你吗?”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的一个女性职员小声地接了句话:“主任,他……难道不就是巴纳比先生的那个……私奔对象吗?”
N双眼睛齐刷刷把视线集中在了她身上:“私奔对象?!”
“呃……我之前有见到的……这位先生来找巴纳比先生……”女性职员有点胆怯,脸都红了,“那天巴纳比先生一直在门口大厅那边,像是在等谁的样子……我就忍不住留意了一下。然后傍晚的时候吧,这位先生就来找巴纳比先生了……”
虎彻打断说:“那不是我,那应该是长得跟我一样的android。”
“咦?!可是……真的好像……而且,巴纳比先生他……他……”女性职员讲到关键部分有点欲言又止。然而大家催促的目光使得她还是继续讲了下去:“巴纳比先生他……亲了那个……呃……android……”
虎彻呆呆地看着讲述者,而其他人的目光则从她身上移到虎彻身上,又移回去……卡莉娜声音颤抖地说了一句:“骗人的吧……!”
“没有啦,是真的!我亲眼看见的……而且巴纳比先生还……亲得很小心的样子。”
虎彻抱头蹲了下来。明白了。真的明白了。什么“为了注入灵魂的设计”啊。那小子完全就是为了自己……
“那那什么‘私奔对象’是怎么回事啊?”宝铃没忘记重点。
“就是……巴纳比先生辞职那天……他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去问他了……是不是因为那天在大厅里等的人才辞职的……他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跟我说‘你看见了?没错,那就是我的私奔对象!’……我……我们研发部的女性们,都很喜欢巴纳比先生的……所以……”女性职员有点说不下去了,但目光却看着虎彻。
内森低头看了一眼抱头蹲地的虎彻,叹了口气说:“对不起啦小姐,你们喜欢的那个前任英雄啊,很早以前就是个喜欢男人的家伙了。”

之后大家沉默着解散了。看起来巴纳比并不是卷进了什么麻烦事而消失了的样子。如果他是主动消失的,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也不用替他担太多的心。
内森、伊万还有卡莉娜,多多少少从以前就知道了巴纳比的心情,尤其是内森,“只不过人家也没想到漂亮脸蛋能做到这种地步啊。”
最为沮丧的,还是虎彻。
“你说,巴尼他到底,想要什么啊?搞个像我的android,又能做什么啦?”
私下和内森小聚,虎彻一脸愁苦。“什么都不缺的青年才俊,看中我个大叔什么啦!”
“撒~你问我?我又不是漂亮脸蛋。我怎么知道他想要什么。再说,他不是并没妨碍到你什么吗?”内森倒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可是……唉,毕竟曾经是搭档,我还是有点……放心不下吧。”
“半吊子的关心就免了,你现在总该知道他希望你是怎样的吧?如果不能回应,那就别再多关心了。”
“……还真做不到啊。”想了一会,虎彻仰头把酒喝完。“我原本以为他应该长大了,成熟点,但现在还是觉得,他还是超让人担心的。没办法不关心他啊。”
“……你啊,你就是这样的温柔才使他变成现在这样的吧。”
“……说什么都晚了。总之,火焰纹章,还是拜托你了,一有那家伙的消息就联系我吧。然后怎么做呢,到时候再想好了。”
“行,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

消息是又过了几个月才来的。内森报了一个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的小镇的名字,虎彻二话不说,请了假就直接过去了。
他拒绝了内森“大家一起去”的提议,告诉自己,只是先看看他,然后再想怎么做。
虎彻在小镇的广场就遇见了巴纳比。
还没走到内森说的地址呢,穿过广场的时候,就远远地注意到了那两个高挑的身影。
虎彻躲到了一边。再次对自己说,先看看情况,再决定怎么做。
夕阳下,两个人手牵手,应该是在散步。小黑的表情比在自己家里的时候还要柔和,但依旧是张扑克脸,可是巴纳比却依旧对着它有说有笑。
走得近了些,虎彻听见巴纳比喊它“虎彻先生”。
虎彻觉得心里有些刺痛。
不,很是刺痛。
因为巴纳比的表情。
那么开怀的,璀璨夺目的笑容,即使是之前搭档着的时候,也从未见过。
可是他懂。他懂那笑容。在小枫脸上也见过的,那灿烂得想让自己放弃梦想的表情。
原来,他想要的,只是这样啊。

 

五。

巴纳比和小黑走远了。虎彻还呆在原地。
说到底,巴尼就是巴尼,刚从壳里爬出来的小鸭子,害怕寂寞会死掉的小兔子。
说到底,的确是自己的责任。
那个四岁失去双亲的孩子,对于“温暖”,对于“爱”的概念,从那时起就停止更新了。直到名为复仇的大石终于丢开,他从25岁起才开始学习,那些正面的积极的感情。
而的确是自己,去教他、去影响他了那些本来自己以为是个人都懂的东西。
但寂寞的小兔子不懂。所以,对他而言,自己是漫长黑夜过去后的第一缕阳光。
是自己想得太过复杂了啊。巴尼并没有对自己希求到什么地步不是吗?
温暖和陪伴。
他需要的仅此而已。

虎彻转身离开了。
没有说什么,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了。
已经看到他的笑脸了,不是吗?
所以也告诉内森了,巴尼现在过得很幸福,不要去打搅了。
小黑是个出色的替代品,有它在,应该也就够了吧。
自己是他追寻的一个象征?还只是一种依赖?或者真的是他懵懂中的真爱?虎彻并不明白。并且觉得巴纳比也并没有搞清。
巴纳比只是单纯地需要有“虎彻先生”的陪伴就能够满足了。
饥渴了20多年的对于他人的渴求终于被填补上,他还没来得及去思考、感受其他。他只是单纯地知道自己需要这份温暖,这束阳光。
即使这只是一份被扭曲了的渴求,但对巴纳比而言,并不过分。
对自己而言呢?
虎彻心里并没有答案。
但是抛开一切条条框框去扪心自问的话,自己是希望那个闪亮亮的青年脸上能有闪亮亮的笑容的。
那是多么宝贵的东西,自己也是在陪伴了小枫之后才懂得。

……可是,这样的话,那个由“替代品”而得来的笑容,不是太脆弱了吗?

等注意到的时候,虎彻已经想这个问题想了一个礼拜了。
小枫都忍不住抱怨,爸爸最近总是在发呆。
“啊?是吗?”虎彻继续在想着脑袋里回转不停的问题,一边不小心就问出了口:“呐小枫,看到那种假装坚强的寂寞小孩,要怎么办呢……”
“爸爸你怎么了?”看到小枫一脸诧异地看向自己,虎彻突然发现了自己的失言。
“诶?啊,不是……”
“去抱住他啊!”小枫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爸爸你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虽然有的时候是会惹麻烦啦,但你不就是没办法放着需要帮助的人不管的不是吗?就算你现在没有NEXT能力了,但能帮的人还是会去帮的不是吗?”
“……小枫……”
“妈妈不就是……喜欢你这一点吗?”小枫踌躇了一下,小声说:“好吧我也是啦,爸爸虽然老是会惹我生气,但我很喜欢被爸爸拥抱哦……很温暖。”
“小~~~枫~~~~~谢谢你!”闪着泪光扑上去乱蹭的虎彻,在女儿的推搡之下,做了决定。
自己不是很早前就下定过决心的吗?要尽力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那才是英雄。
如果他只是需要陪伴的话,那就陪伴好了!这点程度还是做得到的吧。
除了成为小枫的英雄以外,如果还能再成为他的英雄,不也是挺好的吗?

巴纳比在例行的散步之后,带着android回家。
接近家门的地方,他看见了一个自己永远也无法遗忘的身影。
虎彻靠在门上,也看见了他。用称得上轻佻的笑容,打了个招呼:“哟,搭档,好久不见。”
巴纳比浑身僵硬。
“虎……虎彻先生?你为什么在这里……?”
“来找你的啊,巴尼。”
“来找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巴纳比攥紧了正牵着的黑虎的手,想将他藏在身后。
“不、不管你说什么也好,虎彻、不、小黑它是我的,我制造的android!他和你无关!我是不会把它给你的!”明明声音都在颤抖,但语气却是尽力的凶狠。
虎彻叹了口气,看着面前剑拔弩张的小兔子。
“听着巴尼,我不是来找你拿回你从我这偷走的东西的,无论是这个吻,”虎彻并起了两根指头放在自己的唇上,然后又指向了巴纳比的身后:“还是那具只具有毛皮的空壳。”
瞬间,巴纳比满脸飞红。
他曾经以为自己的猥劣的下心不会被察觉,至少不会被察觉得这么彻底。他没想到自己最羞耻的行为在最想隐瞒的人面前这样直接地暴露。
“……那你是想怎样……那你是来干什么的啊……”语气似乎是平静,但只是风雨来前的假象。
“我只是……”语音未落,却已经被巴纳比崩溃的咆哮打断。
“我什么都没从你那里夺走好吗?!你的生活、你的家人、你的朋友……都依然拥有你!!你并没有失去任何对你而言有价值的东西好吗?!为什么……这么一点点,都不能允许我带走……
“是啊,我是从你那偷窃了怎样!你拒绝过我了啊!但我就是想要你……只是你……只有你……我是欺骗了你怎样!我又何止骗了你一个?!做出小黑,为他设定程序,他是只为你而存在的,为了学习你……复制你。
“我是怎么了……用尽全力去学习……制作……等待……这样才能得到我想要的,又不伤害你,不影响你,不是吗?我已经做到这样,还不够吗?我就不能……得到这么一点……我想要的东西吗……这么多年,我就不能……让自己追逐一次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吗……”
巴纳比的声音渐渐变得破碎,肩膀随着哭泣而颤抖不停。
虎彻一时沉默,他并未预想到兔子的神经紧张敏感至此。是自己太过直白,结果使这不懂得弯曲的绷得硬直的弦寸断。
“……行啊,你拿去吧,你带走吧……反正,也只是我自欺欺人的玩具……”声线变得哀切,巴纳比抬起了头,似乎要努力作出笑容,却怎么也拗不出合适的唇线弧度。
“拿去吧……它代替不了你…………它复制了你所有的动作,连打鸡蛋抠脚丫都一模一样,但它不是你,它成为不了你。它不会冲着我傻笑,也不会主动关心我有没有吃饭,它不会带着傻傻的表情突然凑个脑袋过来,也不会不屈不挠地拉我去居酒屋喝酒……它永远都不会用你那咧开嘴大笑的表情喊我巴尼,永远都不会跟我拌嘴吵架,永远都不会在我需要的时候拥抱我!”
“够了!巴尼!”无法忍耐。再也无法忍耐。虎彻冲上去,猛烈地抱住了颤抖哭泣的小兔子。“够了!”
“你想要拥抱,我能给你,你需要陪伴,我能陪你,你用不着做这些,我在这里!”狂野地怒吼着的虎彻,仿佛要把这个明明比他要高出5公分的大型动物揉进胸怀。
“我做不了你一个人的英雄,但兼职可以,我也许不能完全回应你的期待,但我会尽力,一点也好,我只是希望你别再这么寂寞了,你是适合笑容的啊,巴纳比!”
“虎彻先……生……?”
“也听我说话好吗?我不是来找你算账的,我就是来告诉你,你想要我陪你,来啊,我不会拒绝你。我大概是没办法给你什么承诺的了,我也……我也不知道怎么给!但是,大叔我啊,希望你能幸福的心情是真实的,所以我能做到的,我就会去做,其他的到时候再想办法解决啦!……总之、总之你先别哭了啦!”
掰过巴尼的肩膀,胡乱用袖子去抹他的脸。稍微有注意到,自己的面孔也有点发烧。
妈呀除了对友惠的求婚告白以外还真没有过说出这么令人害羞的台词的机会啊——!
“虎彻先生……?”
“嗯?”
“我真的可以……呆在你身边吗?”
“废话!都跟你说了这么多遍了。”
“不是……骗我的?”
“你以为我是你啊?把大家骗得那么惨。”
“对不起……还有,我那不是骗,只是瞒……”
“骗了我吧?”
“…………对不起。”
“行了别再哼唧了,收拾东西去。”
“……诶?”
“来我家吧!”
“…………!!”
“反正我家也挺大的,我妈在,小枫也在,不会让你寂寞了。”
“……那……小黑……也能去吗?”
“当然!本来它就是你从我这拐走的不是吗?”
“但是……”
“但什么是啊,走啦!”
“……好的,虎彻先生❤”

之后,小枫大半夜被吵醒,下楼看见扛着大包小包的两个爸爸和一只红眼睛的大兔子还以为自己作了什么噩梦,以至于第二天在餐桌上看到巴纳比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没睡醒。
跟各位旧同事打了一圈招呼,虎彻理所当然一般地让巴纳比就这么住下了。卡莉娜不可避免的有些小情绪,不过虎彻不知道,因为内森手腕灵活地处理了。
毕竟比起搞定巴纳比这个磨死人的大龄儿童,安抚卡莉娜已经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工作了。
以后的日子可有够你受的了,狂野猛虎君。向你致以十二万分的敬意。
但实际上前任英雄倒不觉得有多困难,不过就是家里多个人吃饭而已。再加上吃饭的这个本身就是一张金饭票……
巴纳比过了一段悠闲的乡下时光之后闲不住了。还是跟T公司联系了一下,在虎叔家后院改了间房当工作室,继续搞起了android。小黑权且当了助手,毕竟家务已经有个量产型在做了,它也没啥可干的。
小枫超粘巴纳比,粘到都敌视起了爸爸,因为只要爸爸一回家,巴纳比就开始超粘爸爸……都快赶上当初小黑的劲儿了!
不过嘛,算了,另一种角度看,巴纳比这么喜欢爸爸,身为女儿的是不是也可以自豪一下?
只是这两人的关系……似乎看来危险?不知道什么腐魂觉醒了的小枫,默默地准备悄悄观察静观其变……
安寿则觉得,家里人多了更热闹,尤其这个漂亮娃子,跟自己又多了个女儿一样,没什么不好的。
至于这两人呢……只能说,虽然虎彻把巴尼单独丢了一间房同时还把小黑也一起扔了进去,但巴尼总是半夜跑来钻虎彻的被窝虎彻也无奈了……反正只是钻被窝而已的话……就让他钻吧!←这么想着的虎彻,也许总有一天要后悔的吧……

 

HAPPY END

(我压一根小黄瓜赌最后兔子先失去了处女而不是童贞^q^)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