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就来谈谈梦想。

2014年09月11日星期四|by:kamui520

关于梦想这个话题我想过很多次了,总是在提笔前就越想越多,然后就不了了之。

梦想是什么?它听起来是个闪亮又美好的词,是最常被人们吊在嘴边说起的目标。 它可以被当做动力源当做挡箭牌当做好的坏的都有的借口,总之,是个很好用的词。

但我对梦想的要求很高。我喜欢梦想,喜欢有梦想的人,喜欢有梦想又有才华的人。梦想不是“跟女神约会”“考个好成绩”“去哪玩一趟”这么普遍的只能称之为愿望的东西,梦想是更大的更远的,也是更可怕的存在。

梦想会让人整个燃烧起来,无时无刻不竭尽全力地努力奋斗,一想到梦想整个内心都骚动不已,全部的生命都会为那一个目标而爆发出无穷的力量。有梦想并能为之奋斗的人,整个生命都是比普通人升华的、更加灿烂的。而如果这样的人还有天赋的才华,那就更是耀眼得刺痛双目的存在。

我喜欢这样的人,也羡慕这样的人,羡慕到自己会痛哭的程度。

 

我没有梦想。

 

这辈子对自己而言最艰苦的日子,不是初中时被家长逼得想弄死自己的时候,不是大学时为点破事搞得自己轻度抑郁的时候,而是工作后,终于不得不逼自己承认自己没有梦想的时候。

我那么喜欢梦想。

从小学开始就会熟练地用这个词写作文,看过周星驰的电影之后更是频繁地用“没有梦想的人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包括给很多朋友当知心大姐姐的时候也说过无数次“你要有梦想呀”。

梦想是多么好的东西,有梦就去追是多么燃的行为,我看过那么那么多的书啊漫画啊,都在讴歌梦想。

我怎么可能会不喜欢梦想,怎么可能会不希望有梦想。

长时间长时间的,我心里都装着“梦想”这两个字。

但只是这两个字而已。

 

我知道“人要有梦想”,也应该有梦想。但的确实际上,没那么多人在意什么梦想。尤其是我说的那种程度的梦想。我也在愤愤的年纪里想过“这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咸鱼而已,毫无价值的存在”。我跟他们不一样,我知道梦想的重要性,我肯定会为我的梦想而发光。

但作为生活在中国的小孩,我们都不会太早开始考虑“梦想”到底是什么。因为分数决定未来。“总之先考个大学再说”,而考什么大学呢,大多数人是由分数决定,不是自己的意志——因为很明显啊,考大学不能称之为梦想,考上了也就4年或者长一点,而梦想应该是贯穿你一生的东西,考大学只是个中途的理想目标。把考上想去的大学设定为目标去努力的人不是没有,但他们之后还是得在考上或者考不上之后很久才去思考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我悠哉悠哉地度过了充实的大学生活。梦想当然想过,也略略地焦虑过,但我这么positive的一个人,想得更多的还是我也会说给别人听的那套说辞:“梦想从什么时候开始都不会晚”“如果找不到梦想,就去创造一个呗”。

然后我毕业了,工作了,做的好歹算是自己喜欢的事。一开始还算满意,但渐渐地焦虑倍增了:就算这是我的兴趣爱好,但我做的这份工作也没有让我燃起来的感觉啊?我也并没有想为这份工作不顾一切奋斗的意愿啊?就算我每天都做得挺开心的,但还是跟“梦想”无关啊?

我已经不是学生了,不能悠哉地想“我的梦想是什么呢”而是该为梦想奋斗的时候了,但我才意识到,为什么我找不到我的梦想呢?

我有什么特别特别想做的事吗?我想做的事可多,太多了,恨不得每天给我72小时都做不完,但说到“特别特别想做、为了这个能不顾一切”的事,还是没有。我现在热衷的一切兴趣爱好,现充的生活,真要逼我放弃,好像也没什么是不能放弃的。到死也不要放弃的、一定想要去做的事,一件也没有。

这个发现简直让我崩溃。

 

大概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无所谓吧,毕业了找了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每天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过得很开心,周围的同事也好朋友也好也都相处愉快,日子充实,到底有什么不满的?

我就是不满我自己。我是一个梦想厨我居然没有梦想。

我就是想找到一个可以把我折磨让我燃烧成灰烬也要去追求的梦想,我就是希望看到自己能像我看过的故事那样发光闪耀,我就是不想只是快乐得很平凡地生活,哪怕这是很多普通人的目标。

可是我就是没有梦想。

没有一件事能让我有燃烧起来的动力,只是普通的“我该做的”“我能做到的”“我还算喜欢做的”。我要这样持续一辈子吗?我能忍耐吗?

我再也没对人说过“没有梦想就去找,就去创造一个”这样的狗屁话,梦想这种东西,真不是说找就能找得到的。

我怎么可能没去找。从我自己能力来考虑,我算是有点写字方面的本事,高中时候的班主任也因为我对学习兴趣缺缺不求上进给我留过诸如“有这么好的才华不好好用,可惜了”的评语,我也只是觉得过誉。我没想过在写字方面达到什么登峰造极的目标,因为见过的高峰太多,知道自己的斤两。我只是把自己这点能力当生存工具和满足自己两种用途,也不浪费。至于梦想,我看不到,我对自己的才能产生不出欲望。

没有就是没有。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欲望,就是没有梦想。梦想不是一个已经存在在哪里的东西只要你找就能找到,或者只要创造就能做出来的,它只能是源于你内心的欲望,然后只能在你的体内转化为动力。

我没有这样的东西。

 

那种痛苦,一般人很难体会吧。那段时间,加上工作上还是有一些烦恼,我几乎每晚每晚都把自己逼到精神崩溃才能入睡。那时候为了缓解自己的压力以及整理思绪,我偷偷开过个小博客,几乎每天狂写,单纯记录思绪,一个月下来有十多万字之多。我甚至没有余裕去想自己是不是有心理问题,当年还有确认自己的抑郁症症状的余裕,那段时间这些都考虑不到。

很感谢那段时间陪过我的ex,我人生中最糟糕的样子都给他看到了,甚至是故意给他看的,因为我想过“如果他能接受这样的我,那他一定能接受全部的我”。他没有说过我什么,也努力开导过我,但实际上他也是我的压力来源之一,他就是那种有梦想也有才华,而且已经先我许久去踏踏实实去做了的人。

所以我喜欢他,但那段时间里一想到他又想到自己没有梦想,我的焦虑又加倍了。

这种焦虑,没跟人说,其实也没谁给过我这方面的压力。只是我自己没办法接受这样的自己而已。

我那么想要有梦想,那么想让自己变得闪耀。

 

后来呢,关于梦想是没有解决办法的,我能做的只能是接受没有梦想的自己。

从隐约察觉我好像没有梦想,到真正接受自己没有梦想,我花了四年以上的时间。

没有的东西真心没办法,我不能把自己活成自己最期待的样子,我没办法闪耀得起来。

那么我至少该做好我能做的事。

工作后人还是能学到很多东西的,包括自己适合做什么,能渐渐找到自己最想前进的方向并且明确。

我一直都算是有自己想法的人,大致的方向也是早已经确定了的,但在工作后,眼前的路才越来越清晰明确,而我也能一直吸收学习,每一步都能迈得踏实。没有梦想,但我有理想和目标。

至少我一直都在做着我喜欢的事,我也一直向我跟自己保证过的一样,活得自由且恣意。但我知道,这还是和我曾经想过的那种燃烧自己的生活方式差很远。

这会是我永远永远的遗憾。

 

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有梦想出现在我心里。我虽然不想放弃这个希望,至少现在是没有的。

如果它要出现,希望不要太迟,不要到我已经没有可以燃烧的东西的时候再出现吧。

 

那么再来说说FREE11话。

 

这一话简直把我戳成了血筛子。多少个膝盖都不够。个人而言特别想给监督和脚本颁年度大奖。

写脚本的一定是把自己的经历写进去了吧,否则怎么会这么戳。

第一季里哈鲁只是一个我喜欢的少年,这一季里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我。

他有才能,他自己也知道。但是才能真的是跟梦想无关的东西,用不用、怎么用自己的才能都是他自己的事,只能由他自己决定。

他并没有很看重自己的才能。第一季的第一话他就说了,“十岁的神童,十五岁的天才,过了二十,只是普通人”。他想变成普通人。这没什么问题。

他也是对梦想没有欲望的人,对自己的才能,没产生出欲望。

但这并不代表,他对“梦想”就没有想法。

因为他周围有凛在。

那个从小学就开始说自己的梦想是奥林匹克选手的奇怪的孩子。自我意志强如哈鲁,也不由得被他带动,玩在了一起。

然后凛去澳洲留学追梦,又回来再和他们接力,说没有触动,那是不可能的。

到了第二季开始,凛最早开始问哈鲁的出路,他回答不出来。不代表他没想。

 

日本学生并不像大部分的我们一样高中阶段考虑的几乎唯一的出路就是大学,哪怕大专。他们没有“不读个高学历在社会上就没法混”的必然压力,他们选择专门学校去学习技术,或者从高中毕业直接去工作也不是什么丢脸的选择。而且就业方面,比起中国公司的看重学历和经验,日本公司更喜欢的也是一张白纸的毕业生,他们从头培养起,然后在一个公司干一辈子。所以日本高中生的出路选择,其实比我们要自由得多。

哈鲁最初填的free,大抵也是因为如此。因为没有执着的目标,所以怎样都无所谓。

 

而且哈鲁本来就是内向内敛的小孩,家庭的放养以及地方学校缺少竞争,喜欢的游泳他又那么有天赋,即使是有胜负心也并不常输给人,换言之,他就是个没怎么受过挫折、抗压能力差的青春期男孩子。

当他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却发现自己没有什么想做的事的时候,来自学校、朋友的对他的游泳的期待所带来的压力,他承受不了。

所有人都叫他要好好游泳,所有人都告诉他你有才能,你去专业队是好选择,你就去挑个学校吧。但他自己并没有对这件事有想要做的欲望。

“有才能就必须要用吗?”这是个奢侈的问题,但的确不能给予肯定答案。

我超喜欢有才能的人,但怎么用才能真的是他们自己的事,不应该由旁人决定。真琴和渚、怜他们的心情我超懂,有才华的人我恨不得榨干他们的才华让他们更加发光也不希望他们去浪费自己的才华,但我不能替他们做决定。

虽然事实上,我的确是干涉过别人的未来。看着非常有绘画天赋的朋友实在是忍不住想要推她一把,但我到现在都不确定这么做好不好。如果没有我的影响她现在是不是会过着不一样的人生?她会不会后悔?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人生的选择权享有绝对的自由度,即使因为别人的影响得到了一个好的结果,但这是不是ta的本意?或者,谁说ta自己选的路就不一定好呢?

我其实很害怕影响到别人,我自己也绝对不希望自己的人生受他人的影响。

所以怎么去使用才能应该哈鲁自己决定。即使是出于好心,也不该被人干涉。起码,要干涉,得用对方法。

 

哈鲁现在是在迷茫,因为他找不到想做的事,找不到梦想。

对于这件事,最焦虑的人应该是他自己。

前面说了,他身边有凛这个一直有梦想的朋友,在哈鲁眼里看来,凛才是比自己更闪耀的那个。小时候的带他去看不一样的景色也好,去澳洲追梦也好,这都必然触动他。而在自己还没有决定好未来的时候,凛肯定已经都做好选择了吧。凛一直是走在自己前面的。

哈鲁的胜负心,这个时候会跟他说“我也要跟上”。

但怎么跟呢?找到梦想决定未来?怎么找?

找不到。

梦想不是说找就能找得到的东西。

在被学校领导追问、被朋友关心、被比赛的迫近压到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哈鲁对凛爆发了。“什么梦想、什么未来,那都是你的!我没有那种东西!”

这句不是气话,是实话。但没说出来的是“但其实我也想要有啊!”。

在凛看来太理所当然的事,因为他从小就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他无法想象没有梦想的人吧。所以凛这个时候应该发觉,他无意间伤害到哈鲁了。

 

哈鲁只能逃避到让他觉得安全的地方。没有梦想,没有未来,但我至少有同伴。接力是上一季里哈鲁找到的自己觉得宝贵的东西,那么他这时候还是觉得接力能给自己安慰的。而且,还没决定出路的真琴,和还没到时间考虑自己出路的怜和渚,都是他多重意义上的“同伴”。他可以暂时不去管内心的焦躁,在同伴身边喘息。

可是在这一话,因为自己的失常,怜和渚也开始啰嗦起出路的事了,连唯一以为不会背叛自己、一直以来都以自己的意愿为重的真琴,不光是多嘴自己的出路的事,甚至都已经决定好自己的未来了。

原来没有决定好自己去向的,只有我一个。

你们都有了梦想了,为什么只有我没有。

口口声声叫我去找梦想,这怎么可能是说找就找得到的啊!

 

天台上那一段,哈鲁字字戳我心。

在我为自己没有梦想而痛苦的那段日子,要是有人跟我逼逼“没有梦想你就去找啊”,别说炸毛,我捅人刀子的心都有。

分明找不到梦想最痛苦的就是我自己,不是你们的梦想你们当然可以说得轻松啊!

脚本绝对是有过类似体验的吧!梦想真不是说找就找得到的啊!!

 

这个心结本来就是只能靠自己才能解的,谁也帮不了。而周围每个人都不仅帮不上忙还反而添加压力,本来就抗压能力差的哈鲁没崩溃已经说明他心足够大不是BLX了。

宗介作为凛的亲友而不是哈鲁的朋友来找他茬叫他不要因为自己而拖累凛这是我最不爽的。真琴他们起码还是出于对哈鲁的考虑才出声干涉,而宗介主要是为凛。换我我也说“关我屁事”啊,即使和凛是朋友,也不至于要哈鲁为凛的未来负责啊。

但宗介的行为,从“凛的亲友”这一立场上考虑也是没错的。

唯一做了正确的事的是凛。不管这是他自己的意志还是真琴授意的(反正下一话就该说了,目前是前者的话遥凛大糖,后者的话还是遥真糖),不要问他的未来、梦想,而是带他去多看看世界。世界这么宽广,在岩鸢那个小地方没有想做的事的话,那就去到更多的地方,总会有新的发现的。

内向的海豚少年只呆在浅水池的话肯定是只能过着无聊的人生的,带他去大海吧,那才是他能更加自由地遨游的地方。

 

感谢京都这一话的脚本,虽然我自己作为梦想厨和遥厨这一话已经被虐得体无完肤,但正因如此,这一话至少是我个人而言的神回。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